關燈
護眼
字體:

一一七 收伏小弟喵聲依舊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相比星城一中的誇張陣勢,星城一中這邊就寒酸多了。不過學校的那些高層,該來的基本都也來了,便連老孫都被抓了壯丁,也來了現場。

揚帆中學這邊的一夥人,默默地坐在大院的一側,表情複雜地看著星城一中那邊張燈結彩地張羅著。

那種陣勢,就好像他們贏定了似的。

那邵副主任免不了有些冒酸氣:“你們說,星城一中的人也未免太狂了。好像他們早知道結果似的。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校長要娶小老婆呢。”

校長這邊頓時眉頭一皺:“老邵,怎麼說話呢?”

邵副主任嘿嘿笑道:“校長,我這不是說您,您高風亮節,咱揚帆中學哪個不知道啊?”

另一名主任無奈搖頭:“他們敢這麼狂,一定有這麼狂的道理。這已經是明白事了。所謂的裁判組,跟他們是穿一條褲子的。就等著看咱們笑話呢。”

“什麼時候,咱們揚帆中學被人這麼踩乎過?我實在看不慣他們這副小人得誌的樣子。”

“說到底,這就是上麵不公,打壓咱們揚帆中學。”

“早知道星城一中這麼惡心,我真不該來。”

“這叫什麼話,咱們來又不是看他們表演,咱們是給揚帆中學的學子助威,為他們接風洗塵的。”

“就是就是,換一個思路想,這要是萬一他們輸了,這麼大陣仗不是自己打臉嗎?”

“他們敢這麼搞,擺明就是早知道結果的。不然何至於這麼高調?肯定沒有打臉的風險。”

揚帆中學這些校領導,你一言,我一語,總體論調顯然是悲觀的。

大家都是老油條,如果不是手拿把攥的事,誰會這麼高調?這就相當於提前慶祝啊。

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孫,這時候忽然道:“我看也沒必要那麼悲觀。想一想,星城一中確實占據很大的優勢,可這些優勢,無非就是上頭偏心,吹黑哨,甚至所謂的任務都是為他們量身打造的。可你們想,最終執行挑戰賽的是人,選手的因素,終究是占第一位的。”

“如果非要相信奇跡的話,我還是願意相信江躍,相信李玥。在我記憶中,尤其是江躍,在需要他的時候,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孫老師啊,要說你培養的這些學生,確實都是咱們揚帆中學的驕傲。可這次,唉……不說了,說多了顯得咱們長他人誌氣,滅自家威風。”

校長一擺手:“都彆唉聲歎氣了,時間已經到了,到底輸贏結果馬上見分曉。無論結果如何,揚帆中學必須撐下去。百年的校運,絕不能在我們這批人手中敗個乾淨。”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有人發出一聲喊:“來了,來了,遠處有人影靠近!”

七螺山腳下這一帶,雖然濃霧不如七螺山裡頭那麼濃鬱,但還是有一些的,大老遠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但依稀有些人影在快速靠近,這是可以判斷的。

聽到有人來,屋內的人一窩蜂的,全都擠了出去。

星城一中的幾個高層,則矜持地笑了笑,想保持風度,並沒有跟著人群往外擠。

從他們的笑容來看,似乎對結果早就料到,根本無需擠出去看。

倒是揚帆中學這邊,校長以下所有人,都是不約而同往外小跑著出去。

他們對於結果的期待,明顯更加急切,也沒有像星城一中那麼裝腔作勢。

他們也知道,現在沒有他們裝腔作勢的餘地。

“咦?不對啊,是我看錯了嗎?好像有五個人啊?”

“不可能吧?雙方隊伍各自四人,怎麼會有五個?難道不是挑戰賽的隊伍?”

“應該是他們,這時候誰還會從七螺山方向出來啊。”

“呃,好像是五個人。該不會是還有俘虜吧?”星城一中一名領導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根據他們內部的決議,對揚帆中學的四個參賽選手隻有一個策略,那就是趕儘殺絕,不留活口。

所以,他說到俘虜的時候,語氣才會那麼詭異。

星城一中走出大院的校方代表,都是有些狐疑。按理說,以吳定超的脾性,沒道理會留活口的。

這年輕人完全就是個殺神,他怎麼可能留活口。

倒是有一名年輕的副主任笑道:“說不定是留一個活口,有什麼要緊的口供之類的呢?”

這麼一解釋,倒能說得通,勉強像那麼回事了。

霧氣當中,五道身影也在快速接近。

王俠偉早早就看到了這邊的情形:“今天動靜可比昨天大多了啊?連孫老師都來了。”

“還是星城一中的隊伍更龐大啊。”

幾人說說笑笑,江躍卻忽然把秦自豪往前麵一推:“你走前麵吧。”

秦自豪有點難為情,作為投誠者,他本來是縮在後頭,沒臉見人的。可江躍把他推到前頭去,他還真不敢反抗。

殺吳定超,滅鄭康,這種無形的威懾力,無疑是巨大的。

隊伍越來越接近,大院門口這些人終於看清了第一張臉。

星城一中這邊驚喜叫道:“是秦自豪,是秦自豪,是我們的隊伍回來了!”

不過他這驚喜還沒持續多久,又驚疑地發出疑惑的叫聲。

“怎麼回事?後麵的人……”

“哈哈,後麵的是我們的人!是江躍他們!”邵副主任眼尖,立刻看出來,秦自豪身後十幾米外的四道身影,赫然是江躍他們。

童肥肥那滿身肥肉,如同一堆肉山的身材,也極易辨認,就算視力不好的人,通過身材也能判斷出來。

現場的反應頓時冰火兩重天。

本來興高采烈的星城一中,那喜慶的氛圍在見到秦自豪時,正要爆發出來,但隨即就因為江躍等人的出現而瞬間冰封。

揚帆中學這邊士氣低沉的氣氛,一下子卻又炸開了鍋。

不管戰況如何,至少揚帆中學這邊四個人,全須全尾都返回了。人沒折,這在眼下就是最好的結果。

反觀星城一中那邊,為什麼隻有一個人出現?

其他三人呢?難道落在了最後?

可為什麼秦自豪不跟隊友在一塊,反而走在最前頭。

而且,秦自豪看上去有點不對勁啊。他那表情,那肢體語言,就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完全提不起勁來。

這可不像是凱旋歸來的樣子。

凱旋歸來的人,肯定趾高氣昂,神采飛揚的。

秦自豪這個鬼樣子,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像是大勝而歸的節奏。

星城一中的領導們,莫名的心中一陣慌亂。

“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吳定超啊!吳定超出馬,必定橫掃揚帆中學的隊伍,這是經過各方評估的啊。更何況,還有鄭康,還有秦自豪和張嘉承,沒有一個是白給的!”

“彆擔心,吳定超他們一定在後頭。說不定秦自豪是被其他人排斥了,所以顯得有點不高興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