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一一八 似曾相識貓姑娘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9728章

哪怕有著同樣的實力,其他人也往往會選擇將主意打到女性身上,一旦被董缺眾人發現,楚夢瑤再想保持這種高冷超然的地位可就難了。

為免意外,林逸甚至連看起來極為保險的神識傳音都克製住了,畢竟誰也不知道麵前這群人之中,會不會隱藏著那麼一兩個精通神識的高人!

好在該商量的剛才都已商量好,剩下的就是各自蟄伏,伺機出手罷了。

“這次多謝閣下了,咱們後會有期。”

董缺也不猶豫,當即帶著一眾燕國高手遠遁而去,他們這些人畢竟還是惹眼,在鹹陽城附近多待一秒就有多一分暴露的風險。

目送楚夢瑤的黑袍身影跟著眾人一同消失在遠方,林逸卻沒有立即折返鹹陽城,而是就近找了一個隱秘場所放出了九層琉璃塔。

來都來了,當然是順勢閉關一波!

眼下距離燕國向秦國派出使團還有一段時間,雖說這段時間各方都絕不可能閒著,必然都在不遺餘力為自己增添笑到最後的籌碼,不過林逸作為連接兩國陣營的樞紐,如今已得到兩方的認可,短時間內卻是不會有什麼大事了。

如果有,那也多半跟上次一樣是衝著人而非事來的,以林逸的實力雖說無需害怕,但躲一躲清閒倒也不是壞事。

取出楚夢瑤給的虛鯤內膽,感受著上麵濃鬱的時空本源力量,林逸隻覺整個靈魂都發出一陣本能的震顫。

時空不分家,若不是已經提前掌握了一些粗淺的時間力量,隻怕整個人的心神都要被吸扯進去,永生永世沉淪其中,直至化為一具人形雕像。

“好在瑤瑤沒有擅自使用,要不然麻煩大了。”

林逸慶幸不已,不過這當然也可能隻是杞人憂天,說不定黑暗魔獸一族早就在楚夢瑤身上做好了相關保險,以它們對楚夢瑤的重視程度投入再大都有可能。

不過危險歸危險,隻要能夠抵抗住這份對於心神的強大吸扯,反過來到手的收益也同樣巨大。

僅僅隻是觀摩了片刻,林逸對於時間和空間力量的認知便更深了一層,要知道這可是連洛半師都無法傳授的深奧本源!

準確的說洛半師頂多能夠傳授一些法門,卻缺乏現成的教材,隻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虛鯤內膽彆說是洛半師一人之力,即便是集合整個江海學院,都未必能夠弄到一顆!

林逸大喜,簡簡單單觀摩一日,效果足以抵過百日冥想!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隨著觀摩層次的不斷深入,林逸進境一日千裡,但同時也帶來一個問題,觀摩效果正在不斷減弱。

如果說第一天的效果是一百,那麼第二天就隻剩九十,第三天則隻有不到八十,直至如今,一天觀摩下來的效果已經滑落到了個位數。

雖說相比起以往還是成效斐然,可經曆過之前的突飛猛進,如今這點效率於林逸來說著實已是有點索然無味了。

關鍵是,時間不等人。

麵對秦王那等級數的存在,想要順利實現與楚夢瑤商議的計劃,以二人眼下的實力雖然不是完全沒有成功的機會,但順利實現的可能性實在不大。

除非林逸的實力能在短時間內得到質變。

林逸看著手上的虛鯤內膽一陣出神:“內膽這種東西,好像是拿來吃的吧……”

這句話本身沒錯,如果是頂級的黑暗魔獸,虛鯤內膽說吃也就吃了,充其量也就是冒點風險,可林逸不是黑暗魔獸啊。

但是話說回來,想要短時間內對於時空力量的掌控得到一次質變,這確實是眼下唯一的辦法。

並沒有猶豫多久,林逸直接將虛鯤內膽塞入了嘴中,同時說了一句:“鬼前輩幫我。”

“……”

鬼東西在玉佩空間中瘋狂罵娘,事關時空本源,這玩意就算是他也不敢打任何包票,但林逸先斬後奏來這麼一出,他也隻能硬著頭皮全力出手。

龐大的時空力量瞬間將林逸全身包裹,一個微型黑洞隨之浮現,若非林逸這段時日對於時空力量的掌控已開始登堂入室,加上鬼東西的全力保護,在黑洞浮現的第一時間林逸便要被吸入其中,屍骨無存。

鬼東西破口大罵:“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

林逸卻已沒法回話,隻能一邊艱難的咧了咧嘴,一邊全力以赴吸收瘋狂湧出來的時空力量,如果可以,甚至想把旁邊的黑洞都給吸收了,那才是真正的大頭。

可惜,這種瘋狂的念頭也隻能想想就算,彆說是林逸,恐怕就算是換做洛半師都不敢。

鹹陽宮。

秦王高大的身軀在陽光照射之下金光熠熠,王袍上的龍形圖騰猶如活過來一般,隱隱發出低沉的龍吟之聲,陰影之中一個低垂的人形輪廓悄然顯現。

秦王驀然睜開雙眼:“趙高,交代你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人影微微欠身:“大王,武安君後裔已答應請出祖魂,但到底能否成功,他們也沒有把握。”

“他們有沒有把握不重要。”

秦王神色漠然:“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寡人說的才重要。”

“大王千秋萬代!”

趙高躬身附和,隨即又道:“內衛稟報,中庶子蒙嘉大人已經失蹤半月有餘,如今眼看燕國使臣團就要到達,是不是需要發動人手將其找回?”

秦王淡淡搖頭:“不必,時候到了他自會現身。”

趙高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並沒有繼續多嘴,當即應聲退下。

然而,直至燕國使臣團抵達鹹陽城,林逸依舊沒有出現,董缺等人甚至一度以為他已經身遭不測,以致於對接下來的這場曆史性會見疑慮重重。

也因為此,兩國之間的接洽困難重重,一改之前互相配合的態勢,雙方都在各種挑刺試探,中間甚至一度談崩,乃至不歡而散。

燕國使臣府。

一眾燕國陣營的重要人物全員到齊,氣氛格外壓抑凝重,而眾人的矛頭一致對準了董缺,畢竟是他負責與林逸接觸,如今林逸玩起了失蹤,他自然難辭其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