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8章 卓家理念,雛草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入夜。

李鹿偷偷摸摸溜至地窖,賣力的扛著硝石就跑。他現在可不怕黑,沒事就往地窖裡頭跑。有些上鎖的密室他也沒轍,管龠都在卓草手裡,其他東西他可沒少霍霍。

“怎麼樣?”

“成了,先溜再說。”

李鹿背著竹簍,後麵都是成塊的硝石。胡亥湊上去聞了聞,那股子刺鼻的味道令他不住蹙眉。地窖的硝石很多,他們偷點卓草肯定也不知道。二人翻過圍牆,全然沒注意到一雙雙眼睛在夜幕中注視著他們。

“阿鹿,你為何突然這麼好心?”

走在路上,胡亥再次開口詢問。李鹿先前對做買賣這事可是嗤之以鼻,也很瞧不起商賈。這是他自幼接受的教育而成,再富裕的商賈在他爹麵前都得乖乖認慫。就是想給李斯送錢,那都得看有沒有門路。

上次去賣竹蜻蜓,李鹿都千百個不樂意。要不是揍了冒頓稍微過了癮,他可沒個好臉色。他堂堂丞相幼子,再怎麼著那也是勳貴。做商賈這種沒出息的事,傳到鹹陽後他還怎麼混?

“好心?”

“沒來由的主動要做買賣,還想幫雎鳩他們。”胡亥古怪的望著李鹿,“阿鹿,你小子不可能會這麼好心。快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就是草家!”

“哈?!”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我不缺錢,也瞧不上商賈。可其他門生不同,他們很貧困。借此機會,他們也能掙點錢。作為草家大師兄,我自然是義不容辭。”

“彆吹了,說真話。”

“咳咳……”李鹿頓時略顯尷尬道:“其實就是想試試。此事若能成,說不準還會得到我爹誇讚。我爹雖說不是個東西,但他對我真沒話說。你看看他們,簡直是沒法過。辰伯就不提了,就沒看到個好臉色。”

胡亥頓時明悟,原來是這意思?

“阿鹿。”

“嗯?”

“你變了。”

“你不也是?”

李鹿慢悠悠的走在前麵。

他會改變,其實也是雎鳩的功勞。

卓草曾問過他,如果他是雎鳩,會怎麼做?

辰伯一直都懷疑雎鳩,都沒想讓她念書。想著她是女子,就算讀書也沒用。也沒人看好她,都想著讓她趕緊離開草堂,自覺回家乾農活。等年過十五,再老老實實嫁人便好。

李鹿考慮過這問題,因為這和他也有些相似,他選擇的是直接擺爛。

不是都瞧不起我嗎?

行,你們是對的!

而雎鳩不同,她是選擇證明自己。

所以,李鹿也想試試。他不想為官為吏,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這塊料,不可能達到他大兄李由的成就。他就想著反其道而行之,就像卓草這樣照舊能混的風生水起。

他肯定也能做到!

……

……

翌日。

伴隨著秦始皇的怒吼聲響起,卓府頓時充斥著快活的空氣。就看到秦始皇抄起棍子,穿著木屐便在後麵狂奔追逐。蒙毅揉著眼睛打著哈欠,望著卓草三下兩下跳至圍牆上,不住搖頭。

“瓜慫!額今天非打折你的腿!!!”

秦始皇雙眼通紅,喘著粗氣。

你tnd可真是天才!

大早上不睡覺,往他床上丟了條菜花蛇,驚得他一蹦三尺高,還以為有人要偷襲暗殺他。直接一棍子將其拍死,接著便去追殺卓草。

“莫要生氣。”

“你給額下來!”

“你先聽我解釋。”

“來,你說!”

卓草輕輕咳嗽了下,“這蛇我是準備今天燉蛇羹的,我從你房間路過的時候,它鬼使神差的爬了進去。昊天在上,這隻是個美麗的意外。”

“額信你的邪!”

秦始皇已是血壓拉滿,滿臉怒火。他對李鹿胡亥昨晚的表現,其實還算是比較滿意的。本來是美美的睡了覺,沒成想卓草一大早就給他整活。睡得好好的,床上趴著條蛇,這誰不怕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