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9章 我有草劍,你怕不怕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卓草捧著蒼鴿,解下鴿腿下的信函。

“把這蒼鴿放好,多喂點麥菽。”

“好嘞!”

卓彘激動的頷首點頭。當時給韓信三隻蒼鴿,額頭上都以丹砂標了個月牙記號。所以他看到蒼鴿後,他就確信是韓信送回來的。算算時間,哪怕韓信還未抵達至會稽,少說也得有上千裡的路途。

“嗯?”

秦始皇蹙眉走來。

“這蒼鴿什麼情況?”

“韓信送回來的。”

韓信受張良挾持前往會稽這事,秦始皇自是知道的。卓草先前也曾與他說起過,甚至還把謄抄過的太公兵法交予他,讓他主動獻給皇帝。

卓草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像這類兵書往往都是皇帝大忌。傻老爹先前本就是造反頭子,如果私藏兵書很容易遭受皇帝猜忌,要是因此受到牽連顯然是得不償失。

“韓信一去近二十日,這蒼鴿從何地而來?”

卓草打開卷紙,上麵是韓信的字跡。

【五月陳郡,草毋恙也?信與良已至上蔡,良多次試探,未露。見字如見君,草毋念也。】

短短三十字,大概把事都已交代清楚。卓草先前以為古人都是動不動之乎者也,後來發現其實並不是。像後世那種文言文,基本都是比較正式的場合才會用。

“那就是到上蔡了?”

“上蔡縣為左丞相故鄉,距離鹹陽得有千二裡路遠。沿路山高水遠,還有諸多流匪。縱然他們騎馬而行,怕是也得要二旬方能抵至。依其所言,這蒼鴿隻怕僅僅耗費一日便飛回來了?”

“差不多吧。”

卓草輕飄飄的開口。

蒼鴿是用飛的,能輕鬆跨越高山大河。時速能超過兩百裡,耗費一日算是比較正常的速度。蒼鴿是血肉之軀而非極其,不可能從頭至尾保持巔峰速度。

“這麼快?!”

蒙毅目瞪口呆的望著蒼鴿,腦袋一片空白。他家裡也有飼養蒼鴿,隻不過都是用來吃的。先前他妻子生了孩子後,每天都給她燉蒼鴿湯。

他沒想到蒼鴿的速度這麼快,還能承擔起傳送書信的作用。先前卓草提及,他隻覺得是短距離能用。現在各地地形極其複雜,就是有經驗的獵人都可能會迷路。上千裡的路途,人都不敢說能找回來,蒼鴿還能飛回來嗎?

事實證明,還真能!

從上蔡到涇陽,竟然真的飛了回來!

耗時短距離長,比起戎馬飼養成本更低!

“這……這……”

“這蒼鴿用以戰事,便能料敵機先!”

“是這樣。”

卓草心情很不錯,因為這證明他的飼養方法是有用的。他給韓信蒼鴿,純粹想著死馬當活馬醫,甚至做好這蒼鴿飛不回來的準備。想不到,竟還真的能夠成功。

“能否自塞外飛回鹹陽呢?”

“這可說不準。”

“嗯?”

“距離雖說差不多,可氣候天氣不同都會有所影響。保險起見的話,還是多訓練些蒼鴿,然後再慢慢嘗試放飛。等確定沒問題後,那就能運用於戰事上。或者參照郵驛,在各地豢養蒼鴿用做傳書。因為飛行距離短,這種做法更為穩妥些。”

卓草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隻不過他也沒把握,還是低調點好。老秦人素來較真,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和他們打交道,千萬不能吹噓,最好是得留一手。在沒把握的情況下,還是少說點比較靠譜。

“這蒼鴿難訓嗎?”

“有方法就不算難。”

“待會把方法寫上,額獻給皇帝。”

卓草頷首點頭,方法他早早便已準備好。他隻會單向的訓練方式,這種最為簡單。就拿韓信來說,他可以在上蔡將信鴿放出然後飛回涇陽,可卓草無法讓信鴿再從涇陽飛去上蔡。讓信鴿雙向來返的法子,他其實也在琢磨。

……

吃飽喝足,秦始皇便準備去工坊看看。

這幾日來來往往的商賈照舊很多,大部分皆是慕名而來。除開釘馬掌外,主要還是為的黃酒。他們要求可不低,不要白酒隻要黃酒。

“見過卓君,家長。”

英布大清早的就在工坊門口。

看到他們來了後,當即恭敬作揖。他因為識字還精通匠活,卓草就把他調至煉鋼坊。連帶著黥痣也不必再掏糞,而是由彆的刑徒負責。倆兄弟都在工坊內做事,日子可要好過的多咧。

看到卓草後,其餘人是紛紛作揖行禮。

“這工坊怎的有這麼多商賈?”

秦始皇都吃了驚。

在這抽獎可不便宜,縱然肯定中獎也沒用。除非抽中特大壇草酒,否則就是虧的。隻不過現在卓草不賣酒了,導致黃酒價錢是蹭蹭蹭的往上漲。有些嗜酒如命的,隻得花高價來這買酒。

自從王薪沒來後,門口聚集著諸多黃牛。王氏要收購草酒,他們可不敢來搶生意。現在王氏不要了,他們自然是蜂擁而上。

“有利可圖,來的自然多。”

“是這樣?”

秦始皇繞過後院,就看到正在運作的水排。還有炙熱的煉鋼爐,以及那叮叮當當的打鐵聲。公輸刯光著膀子揮舞著大鐵錘,每次敲下都會迸濺出無數火花。

“公輸先生果然厲害。”

“那是!”

卓草頗為得意。

先前為拉攏老公輸,他不知廢了多少力氣。

還好,公輸刯的手藝沒讓他失望。

包括袖箭在內,他都能輕鬆鑄造。甚至還加以改進,令威力更強,能連發三支。箭支為棱形銅簇,甚至還有破甲功能。二十步內,就算穿著皮甲都會受傷流血。

按公輸刯的說法,其實還能再搞點毒藥抹上去。隻要能破甲讓對方流血,那基本就是當場喪命,比如說是鴆毒或者是蛇毒。正所謂無毒不丈夫,既然都用到袖箭那也沒必要遵守什麼道義。關鍵時刻,絕對能扭轉戰局。

蒙毅注視著水排,滿臉驚奇。

隻需借助水流,便能自動鼓風。隨著木輪運轉,鼓風機便有節奏的運作。爐火溫度頓時飆升,煤炭焚燒的更為充分。

“他的獨子找到了嗎?”

“還沒……”

卓草頓時鄙夷的看了眼傻老爹。

“辦事效率這麼低的嗎?”

“什麼?”

“好歹是玄鳥衛呐,人都找不到?”

“廢話!”

卓草這就是典型的想太多。

俗話說茫茫人海,想找個人就猶如大海撈針。現在還沒後世的高科技,連個畫像都沒有。除開魯班鎖這一線索外,再無任何特征。就算他把所有玄鳥衛派遣出去,也不敢說肯定能找到。

說曹操,曹操就到。

數十位玄鳥衛在前方開道,為首者便是章邯。

頭戴鶡冠,留著矢狀胡須。胯下棗紅色戎馬極其健碩,裝備齊全。最中間則是輛牛車,上麵以黑色葛布所罩。還有粗壯的麻繩緊緊扣著,卓草粗略掃個眼便知道絕對是傳說中的墜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