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2章 企業級理解!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在卓絳看來,蒙毅無非是個管家。

他好歹也是亭長,竟敢對他不敬?

“怎的?!”

“我認識卓草!”

蒙毅靠在木門,麵露鄙夷道:“認識他的亭長一大把,可他認識的卻沒幾個。你們來求著幫忙的,能不能有點新意?動不動就認識認識,你們配嗎?來找人幫忙,稍微動點腦子,兩手空空是怎麼好意思來的?”

“???”

卓絳愣住了,他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現在卓草這麼厲害,連亭長都找他幫忙?

仔細考慮後,他大概就懂了。

估摸著是些亭長上計不過關,來找卓草。他記得先前的亭長哀就多次乾過這事,說是幫忙,其實就是變相的敲錢。不光卓草得掏,當地富裕之家都得象征性的掏點。他還以為卓草多厲害,沒成想三年了還是如此。

事實證明,再有錢都鬥不過有權的!

卓草的確生財有術,卻也沒用。

亭長上門讓他辦事,他敢不從?

隻要敢不交錢交糧,為富不仁的帽子就來了!

像這種沒見識的管家,才會以此為傲。

“吾算是他的堂兄,你知會他聲便可。”

“堂兄?”

蒙毅上下打量著卓絳。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卓絳看起來頗為傲氣,還自以為是。這類人蒙毅見得多了,就如莊子提到的埳井之蛙那般。在那枯井泥潭內張狂自滿,殊不知東海之大。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

區區枯井泥潭,算的了什麼?

蒙毅也沒懷疑,直接讓開條路。

給彆人幾百個膽子,也不敢冒認身份。更遑論卓草現在爵至左庶長,跑他麵前冒認,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他也聽說過此事,說是有位宗親要自北地郡調回涇陽。包括他大兄蒙恬也曾給過他書信,提到過這卓絳。算是從最尋常的戍卒開始乾起,這些年來立下不少功勞。短短三年時間,便已爵至不更,算是相當的出色。

本來蒙恬都不想放人,畢竟卓絳是極其出色的探子,深諳草原地形。好好栽培,將來就算成為校尉都有可能。恰好秦國將要派兵征討匈奴,正是用人之際。要不是給卓草麵子,蒙恬是萬萬不會答應此事的。

按蒙恬的說法,卓絳此人明明是可塑之才。可就蒙毅自己所觀,他覺得這人也就這樣,而且是品性不端。既然是歸鄉訪親,態度好歹該客氣些。一副牛氣衝衝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郡縣大吏來此視察來咧。

蒙毅也算是見多識廣,見過諸多錦衣夜行的人。在擁有權利地位後,性情往往都會大變。在位高權重者麵前,還是客客氣氣的極其謙卑。可在往前共同患難的親朋麵前,往往都會頗為傲慢無禮。

卓絳走進府內,重重的哼了聲。

還算這管家識相!

若要追究起來,有他好果子吃!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