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082:小青山鎮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嗡——砰!”

愁何唱駕駛著汽車,碾過路上的減速帶,整個車體為之一震。不過,這影響不了什麼,在愁何唱的操控下,汽車平穩的行駛出海城,向著海城西麵的小青山行駛去。

李赫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古怪的看著愁何唱,忍不住的問出聲道:“老愁……愁隊,你這是要做什麼?”

“沒什麼,你不是要去小青山調查麼,我和你一塊去。”愁何唱淡淡的道,沒等李赫說什麼,提前解釋道,“你不用自作多情,也不用感動,我也就是無聊而已。不是幫你忙,也不是擔心你的安全,僅僅是想去小青山轉轉,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其實……”李赫眨了眨眼睛,看著愁何唱欲言又止,“其實……我還真的不感動,更多的是有點警惕。”

“哎?”愁何唱疑惑的向著李赫瞥了一眼,有些不解,“你對我有什麼警惕的?”

“話說……”李赫認真看著愁何唱詢道,“我現在很懷疑你,昨天聽了我的分析後,想要橫插一把,搶我調查案件的積分。”

“我!”

愁何唱聽了後,激動的手一晃,汽車差點衝出路麵去。

“你小心點開啊!”李赫忍不住提醒,“我現在不但懷疑你要搶積分,還懷疑要殺我滅口了。”

愁何唱抽搐了一下嘴角,有點麵子掛不住的快速穩住汽車,沒好氣的對李赫道:“放心,我不會搶你積分,也不會滅你口。因為我現在根本沒有需要積分的地方,搶了你積分也沒有用。

另外,在我開車的時候,你不用大呼小叫。我開車都二十多年了,知道怎麼開,不用你教我。”

“好吧好吧。”李赫無奈聳肩,想想了確認的道,“不過,像你剛才那樣闖紅燈,也不能說麼?”

“嗯?闖紅燈?什麼紅燈?”

“就十秒鐘之前,你剛闖過去的紅燈啊。”

愁何唱:“……”突然沉默。

……

“嗡——砰!”

愁何唱駕駛著汽車又碾過路上的一條減速帶,汽車再次一震,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了。

汽車開始順著公路進入山區,向著山區深處行去。

李赫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和愁何唱進行了一番比較深入的交談後,確定了對方和他一塊去小青山,真的是閒得無聊,打消了大部分疑慮,饒有興致的看起路邊的風景來。

青山、綠石、茂密草叢、大片樹林……不斷從車窗外掠過。

和城市裡的繁華相比,山區呈現出一種自然的氣息,某種意義上,的確要比城市裡的水泥森林養眼很多了。

但“好景不長”,隨著不斷深入山區,路邊景色漸漸出現一些變化。

樹林消失了,一座座青山變得高大而險峻,讓公路隻能變窄、從夾縫中艱難穿過,汽車行駛變得危險很多。

愁何唱自稱經驗豐富的老司機,哪怕不小心闖了個紅燈,都沒有影響一邊開車一邊抽煙。但現在,也小心起來,雙手抓住方向盤,認真的看著路前麵,時不時的按下喇叭,給前方視野盲區中的車輛發出信號,尋求回應。

這樣,又過了一個多小時的緊張駕駛,終於行駛到了目的地——小青山鎮。

……

說起來,小青山鎮,算是海城轄區內最偏僻的一個鎮。

由於道路崎嶇,開車從海城到小青山鎮,比去附近其他城市,耗時更久。

按道理講,這樣交通不便的深山小鎮,根本沒有多少發展前景,要不是因為礦資源豐富,開有十多家大小不同的礦場,早就要搬遷了。

即便如此,小青山鎮也是常年人口外流,目前常住人口不足三萬,和巔峰期七萬人相比,少了一半還多。

也因為這個原因,進入小青山鎮後,能清楚的看到街上有些蕭瑟,路邊的商店有三分之一都關著門,剩下的三分之二也是門可羅雀。

鎮上的大部分居民,都到礦場工作去了,留下的大部分都是兒童和老年人,給人一種空蕩蕩的感覺。

李赫掃視著這一切,下意識進入思考模式,思考這樣的環境,對案件的影響。

一般來說,如果經濟條件不好,是會促使人犯罪的……雖然他很懷疑這裡的黃金礦失竊案件和帽子男有關係、想要找到線索,但也不否認沒準隻是普通人乾的。

思索著,愁何唱在路邊停下了車。

“中午了,先吃點東西吧,然後再去這裡的治安點和治安人員對接。”愁何唱指著旁邊一家包子鋪道。

“行。”李赫點點頭同意,暫時停住思維,和愁何唱走近店鋪裡麵。

很快,包子上桌,李赫一邊吃著,一邊看向愁何唱,好奇問道:“話說,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吃包子?”

“其實,也不是太喜歡吃。”

“那旁邊還有麵館、家常菜館,為什麼偏要來這一家?”

“我這是為你考慮啊。”愁何唱認真道,“畢竟,你一個月的工資也不是很多,不好意思讓你請更貴的。”

“……”李赫一陣無語,忍不住的懷疑愁何唱跟著他來的真正目的,可能是蹭飯,翻了個白眼道,“那我可真的謝謝你。”

“不用客氣。”愁何唱抓起最後一個包子,一邊往嘴裡麵塞,一邊對著包子鋪老板毫不客氣的道,“再來一……額不,再來兩籠牛肉包子!”

“好來!”包子鋪老板大聲應著,很快又把新的包子端上來。

……

繼續吃。

吃著吃著,新的顧客走進包子鋪。

李赫掃了一眼,發現是兩個愁眉苦臉的男子,好像是兩兄弟。對方在旁邊座位上坐下,要了兩籠素包子,一邊吃著一邊唉聲歎息。

“哥,你說怎麼辦?”年輕比較小的弟弟道。

“能怎麼辦,想辦法去借錢唄,總不能讓咱爸一直躺在醫院冰庫裡麵啊……”年紀比較大的哥哥悶聲道,眉頭緊皺。

“沒良心的醫院,儘坑錢!把咱爸治死了,還要我們補全醫藥費,才給開死亡證明、才讓火化、下葬。”年輕的弟弟說著話,錘了下桌麵,很是憤憤不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