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084:隱情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小青山鎮治安點,審訊室。

昏暗的房間中,一根發黃的燈管吊在天花板上,近三米高的鐵柵欄把空間分成兩半。

柵欄一邊,一把鐵椅子正釘死在地上,上麵坐著一個戴手銬的人。

是一個看上去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皮膚粗糙,頭發雜亂,眼睛裡布滿血絲,像是好幾天都沒有睡覺的樣子。上身穿著一件滿是油汙的夾克,下身穿著一件沾滿土的褲子,一雙變形的膠鞋軟塌塌的套在腳上。

對方坐在鐵椅子上,低垂著腦袋,時不時發出粗重的呼吸,表情帶著幾分麻木。

在鐵柵欄另一邊,是兩張辦公桌,和多把椅子,李赫、愁何唱、治安點隊長梁平,還有治安點的記錄人員都坐著。

梁平先是向著李赫和愁何唱看過來一眼,得到默許後,深吸一口氣,表情嚴肅的望向坐在鐵椅子上的中年男子,出聲詢問:“姓名。”

“……”中年男子沉默了兩秒,緩緩抬頭,眼睛看了一眼梁平,隨即又低下頭去,回答道,“徐大莊。”

“年齡。”

“五十。”

“性彆。”

“男的。”

“家庭住址……”

“小青山鎮……”

一番詢問後,基本信息已經弄明白,記錄人員也都快速記錄下來。

“既然你承認,是你偷了黃金礦場倉庫裡麵的黃金,那說說是怎麼做到的吧?”梁平又對著中年男子道,“礦場的安保做的應該是比較到位的吧,你是怎麼能瞞住其他人,把黃金偷出來的?”

“嗬——”

叫做徐大莊的中年男子扯動了一下嘴角,像是在笑,張嘴發出沙啞的聲音:“礦場的倉庫,的確有很多人看著,而且還有很多攝像頭……如果是彆人,的確不好下手。

但我不一樣,我從建廠一開始,就在裡麵工作了,清楚每個角落,認識每個人,甚至知道哪個攝像頭壞了、哪個攝像頭還在工作。所以,溜進倉庫,把存的金子拿出來,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

“你的動機又是什麼呢?”李赫出聲問,“為了錢?”

徐大莊楞了一下,道:“是為了錢。我有個小女兒,叫雅雅,十多歲了,生了病,很嚴重。在鎮上的醫院裡住了大半個月,也沒有治好,反而更厲害了。

我沒有錢給她繳拖欠的兩萬多醫藥費,更沒有錢帶她轉院去更好的地方,隻好想辦法用其他路子賺錢了,就把注意打到了礦場的金子上麵。我計劃著,偷一些賣掉,拿了錢給雅雅治病。”

“那為什麼自首了?”梁平挑眉問道,“是犯罪過程中醒悟了?”

“不是。”中年男子徐大莊慘然一笑,“是我小女兒雅雅她沒等到我把金子賣出去,就……死了。我把她埋在了鎮子南邊的徐家墓地裡,然後就來了。”

說完,徐大莊低下了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其餘人也沉默下來。

過了好一會,審問才繼續進行。

“那些金子呢?”梁平問。

“在我家裡,就藏在床底下。”

“有沒有同謀?”

“沒有,就我自己。”

“什麼時候偷的?”

“記不太清楚了,因為前後偷了好幾次,隻記得有一次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