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087:不是謹慎,是穩重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不過……”

“不過……我的傷雖然是自己弄得,但小樹林中的偷窺者跑這麼快,也能從側麵說明實力,絕對不是正常人。”愁何唱頓了頓,嚴肅起來,“因此,我懷疑,這次小青山黃金礦盜竊案有其他超能力者參與其中,我們要小心一點。”

“其他超能力者?”

“對。”愁何唱點頭,解釋,“之前也和你說過,隻是沒有說太詳細。超能爆發之後,是有很多民間超能力者的,我們的政府對於他們的態度比較寬容——隻要不觸犯法律會很尊重他們的個人權益,如果他們願意加入政府,更是會十分歡迎,給予獎勵。

隻是萬事無絕對,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遵紀守法、都願意為社會做貢獻。實際上,從一開始就存在一些得到超能力的人,自視過高、為非作歹。其中一部分,甚至建立了大大小小的非法組織,暗中與政府對抗。

其中有一些組織甚至是世界性的,十分難纏,裡麵的成員不但無視法律、做事狠毒,而且實力強悍、十分狡猾。沒準,這次的就是其中的一員。”

聽完愁何唱的話,李赫深深看了愁何唱一眼,出聲:“那我隻能說,老愁,你太強了。”

“為什麼?”愁何唱不解,有點跟不上李赫的思路。

“你看。”李赫掰著手指頭對愁何唱道,“之前,你讓我運輸那個封印物,說是發福利,沒有什麼危險,結果……就出事了。這次,你說跟著我來小青山,僅僅是閒得無聊,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然後又出事了。你簡直是反向祝福的大師啊。”

“作為一個年輕人,接受過完整的義務教育,你小子能不能不要這麼迷信。”愁何唱完全不承認是自己的責任,“這和我有什麼關係,隻是湊巧罷了。你有那迷信的心思,還不如多思考一下,怎麼應付當下這件事呢。”

李赫聳肩以對。他當然在思考如何應付了,但就怕思考的再多,又被愁何唱一兩句話給破功了。

“話說,現在不能向上麵彙報一下,請求一下支援麼?,你都說了,這次沒準就有某個非法組織的成員參與。小心點沒錯吧?”李赫出於謹慎,對著愁何唱道。

畢竟,無毛貓提亞馬特提醒過,這次案件會和展覽館事件的真相有關,還是做好準備比較好。

愁何唱聽了,思索了一下,倒是沒有拒絕:“小心點當然沒有錯,不過……現在沒有掌握什麼真正的證據,直接呼叫救援有點大驚小怪。還是再等一等,看看事情發展吧,實在不對勁,呼叫支援也不晚,再說不還有我麼。”

“行吧……”李赫無奈道。

“對了。”愁何唱突然想起了什麼,出聲問,“之前,在路上,是你突然叫我刹車,說不對勁的,然後才發現贓物黃金丟失。話說,你是發現什麼問題了?彆告訴我,隻是你的第六感。”

“不是第六感。”李赫搖頭,坦然道,“是我想到了罪犯徐大莊口供中的一個漏洞。”

“漏洞?什麼漏洞?”

“你還記得,我們剛來小青山鎮,進的那家包子鋪麼?”李赫問。

“當然記得,宋記包子鋪麼。”愁何唱挑了挑眉回應,“那店裡麵的包子說實話,還挺不錯的,比我想的要好吃。”

“……”李赫再問,“那你還記得,我們吃包子的時候,進來的兩兄弟麼?”

“這個……”愁何唱猶豫了一下,回答,“有點印象。”

“行吧。”李赫吐了口氣道,“當初那兩兄弟進來後,一直在談話,談的是給死掉的父親籌錢的事情。他的父親在醫院中去世了,但因為欠著幾千元的醫院費,醫院不肯開死亡證明,也不肯讓他們帶走遺體火化,所以他們隻能去借錢還醫藥費、辦理喪事。

而徐大莊的口供中說過,他的女兒也是死在醫院裡麵,醫藥費欠的更多——兩萬多元。如果兩兄弟,無法把父親屍體帶出來,那徐大莊又是如何把女兒的屍體帶出來埋掉的?”

“他不是偷了黃金賣麼……”愁何唱下意識的道,說到一半突然察覺不對勁,皺起眉來,“不對,他黃金根本沒有找到買家,根本沒有賣出錢去。”

“所以,他口供中說埋葬了女兒,是真埋了?還是埋了其他的東西?”

“那你下午審訊的時候,怎麼不提出來?”愁何唱疑惑。

“兩個原因。”李赫道,“第一,我暫時無法排除,對方從醫院把女兒屍體偷出來、埋葬這種比較極端的可能。

第二,如果對方真的是說謊,還是不要直接拆穿好,防止給對方反應的時間,編造新的假口供。不如去調查詳細一點,掌握更多的信息,然後全都丟到對方麵前,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從而得到真實口供。”

愁何唱聽了,輕點了下頭。此時他已經處理好了傷口,站起身來,就往外走。

“你去做什麼?”李赫問。

“我這就去醫院看看罪犯徐大莊女兒的屍體,還在不在。”愁何唱道。

“等明天吧。”李赫指了指外麵已經黑起來的天色,出聲,“現在有一個身份不明的超能力者,一直藏在暗處,還是謹慎點比較好。另外,徐大莊還在審訊室裡麵呢,誰知道我們一離開,他會不會出彆的事情?”

“你這也太小心了吧?”愁何唱忍不住道,“作為一個年輕人,不應該啊。”

“不,我認為,這隻是特殊情況下,有必要的穩重。”李赫糾正道。

愁何唱:“……”對李赫的話,不是太認同,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

事實上,穩重的並不是李赫一個人,還有小青山鎮治安點的隊長梁平。

之前和李赫的交流,讓梁平內心受影響很大,此時他緊繃著臉,走進二樓走廊最末尾的一個房間。

房間裡麵,一個上了年紀、看上去近六十歲的老治安人員,正吃著從食堂打來的盒飯,仔細的把西紅柿挑出來,把煎蛋夾到嘴裡麵。

聽到腳步聲,老治安人員扭頭看來,看到是梁平,微微一愣道:“梁隊,你怎麼到這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