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001:全書完,大結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6666年,6月6日,下午2點。

東大陸郡,海城藝術展覽館,13號展廳。

“嗒、嗒、嗒……”

二十五歲的寫手李赫,正漫步在展廳中,為他創作的尋找靈感,其中一個目標,是尋找一副有著神奇都市傳說的展品——這次展出的43號油畫。

按照網絡上的一些傳聞,這所謂的43號油畫,畫上附有強大的詛咒力量,每一次展出都會出現古怪事故。

對於這種傳聞,類似的還有什麼冰城貓臉老太太、營城墜龍、大京鬼公交車、雙魚玉佩等,他的科學素養告訴他,絕對是假的,因為很多細節都自相矛盾。但並不妨礙他懷著濃厚興趣實地考察、了解,想辦法把細節完善好,最後修飾一番放進他的裡麵賺取稿費——這,便是一個優秀寫手的基本素養。

評價一個冰箱,不一定要會製冷,但最起碼要清楚冰箱構造和原理,才能評價的到位。對一個寫手來說同樣,寫離奇的故事,不一定非得親身經曆,但至少要近距離了解才能寫得真實,讓自己和讀者滿意。

當然話說回來,如果能親身經曆是最好的,但在這個科學的世界中並不容易。至少他前幾次實地考察中,隻有一次在營城發現點不正常的東西——一處枯井違反常理的聚集水汽、經久不散,但第二天水井就被施工隊給填平了,說是要在原地建一所學校,於是一切不了了之。

也許這次會有比營城更驚喜的意外發現?

才怪!

在心裡麵搖搖頭,李赫沒有抱太大希望的站在展廳中,看向四周。

天花板上的照明燈照下來,照亮掛在牆上、放在玻璃櫃中的展品,讓視線裡滿是絢麗色彩。

眾多參觀者來來往往、指指點點,讓周圍不斷回蕩著雜音,同時還有一股混合著香水和汗臭的氣味,拚命向鼻子裡麵鑽去。

因為參觀者數量過多的原因,展廳中的空氣很是渾濁,加上六月的氣溫很是悶熱,沒一會李赫就感到有濕氣出現在皮膚表麵。

忍著些許不適,李赫在人流中不斷穿行,尋找著那副43號油畫。

30、31、32……41、42……唔,43,找到了!

最終,他停在一個有些清冷的角落裡。

角落裡的牆上,掛著一副半米長寬的方形油畫,正是43號,他抬頭看去,就看到畫的內容是一隻比較少見的無毛貓。

對方全身上下,光禿禿一片,通體皮膚呈現粉嫩的肉色,看上去有點醜萌,當然也讓人感覺有點怪異、邪惡。

畫中的無毛貓正蹲在一個馬桶上麵,尾巴立起,看上去像是在上廁所。但腦袋高昂,霸氣的看著畫外,給人的感覺又根本不是在上廁所,更像一個國王在召開禦前會議。

他瞥了一眼右下角的標簽,發現畫的名字叫做“偉大提亞馬特和祂的王座”,作者則是“佚名”。

“超現實主義的畫?”李赫忍不住的猜測道。看了好久,都沒有把這幅畫和都市傳說中的詛咒,聯係到一起。

也許這隻貓是個很邪惡的存在,外表隻是掩飾,真身是一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惡魔,傳播毀滅和厄運……他正努力腦補著,突然右臂被人碰了一下,打斷了思路。

嗯?

他略有不悅的扭頭看去,就看到一個戴著帽子、挎著胸包的男子擠到他旁邊。

對方先是給了他一個歉意微笑,之後彎下腰,看起右邊放著的一個玻璃櫃來,目光很是認真。

他略好奇的瞥了一眼,就看玻璃櫃裡麵,放著一長兩短三支白色鵝毛筆,並沒有什麼出奇的。

“哎,你說如果……如果我一個朋友想要搶這櫃子裡麵的東西,用什麼辦法比較好、比較安全?”帽子男突然出聲道。

“嗯?”李赫聽了帽子男的話,先是向著四周看了一圈,發現並沒有其餘人,才確定是在問他。

搶玻璃櫃裡麵的東西麼……李赫沒有過激反應,還真的認真思考起來,畢竟作為一個寫手,隨時隨地開腦洞是基本修養。

想了幾秒出聲道:“如果你……嗯,你那個朋友想要搶的話,假設他和我一樣年紀25歲,可以從現在就做準備。”

“什麼準備?”

“先努力工作學習二十年,提升自己層次,爭取獲得兩三個博士學位,在學術方麵做出一定貢獻。之後,進入演藝圈,用二十年的時間,拍出幾部頂的藝術電影。再之後,投身商業,用二十年的時間建立龐大的商業帝國。再再之後二十年,搞慈善,把掙得所有錢都捐出去。”

“那玻璃櫃裡麵的東西呢?”帽子男忍不住問。

“彆急,重點來了……捐完錢後,記得讓你那個朋友來這個展覽館,誌願服務二十年。這樣到你朋友一百二十五歲的時候,便擁有了學術大牛、頂級導演、商業奇才、無私慈善家、偉大誌願者和人類最長壽者的成就。

等他過生日吹蠟燭時,彆人問有什麼願望,他就說想要得到玻璃櫃中的東西,我想……是個人都不會忍心拒絕。這樣,不用搶,就能安全得到了。”

“可……”帽子男聽完,露出一副牙酸的表情,歪頭看著李赫,“可是這也太麻煩了吧?需要用一百年才行?!”

“安全啊!再說了,雖然麻煩了點,但哪怕最後失敗了,也能度過超完美的一生不是?”李赫認真回答。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