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一章 兩廣飛花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老杜作為玄學的代表,這個時候,他扯氣昂揚的來了一句:“憑空出雪霜,曆史上也不是沒有!”他舔了舔舌頭,見大家都看著自己,侃侃的說:“古代六月飛雪的事情,史書上記載過幾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竇娥冤,之後就是北宋時代的兩廣飛花。”

老杜說到“兩個飛花”的時候,特定轉頭看了看長風。

楚州山陽縣女子竇娥無罪有冤,被判死刑,她相信公道在人心,這便是“三宗願”———血濺白綾、六月飛霜、三年大旱。竇娥冤被列入我國十大悲劇之一。

但是“兩廣飛花”是什麼,對於長風這個對曆史不是很熟悉對人來說,倒是奇怪的緊。而且,老杜說這個“兩廣飛花”的時候,還有意無意的看著長風,讓長風心裡奇怪道,難不成還要他解釋不成。

如此一番折騰之後,已經將近十二點了,王丫頭看老杜的話題,也許一時半刻也不能詳細的說完,提了個建議:“找個清涼的地方,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這個倒是一個不錯的提議。王博士一個電話之後,安排他們到研究所後山的一個涼亭裡。

軍人的效率就是高,在軍區的研究所,更不用說。

不用半個小時的功夫,他們爬到了後山山頂的一個涼亭裡。

這個涼亭相當的大,比之其他的涼亭,要大出兩三倍。而涼亭中間的石桌子,是一個長方形的桌子。

他們到那裡的時候,涼亭附近顯然已經有保鏢布置在周圍,而且,桌子上麵放了幾道小菜,其中有廣州特色的魚皮,鳳爪和西安的特色小吃--涼皮。最難得的是,除了有冰鎮的生啤,還有茶水。

王博士和任天行獨自倒了一杯茶。沒想到平時文質彬彬的老杜,還有看起來嬌弱的王丫頭和學究過人的老劉,居然跟我一樣,爭著倒滿生啤。

王丫頭甚有男子豪氣,舉著杯子客氣了一番之後,一杯倒地乾光了。啤酒杯是諾大一杯,一杯相當於一瓶上下。喝得讓任天行驚得兩眼直瞪。

由於是在近五月,但是,西安今年的夏季來的比往年的要早很多。今天的天氣就有的發熱。山風過處,倒是涼風習習,舒暢無比。

大家都陶醉在這自然中,不知不覺多喝了幾杯。酒入腸胃之後,話也多了起來。

“長風,你看出那個盒子有什麼不對勁了沒?”老劉非常精明,一眼就看出長風已經發現了一些問題。王博士是今天跟長風是第一次見麵,但是早就聽老劉說過這個人的神秘,很好奇的看著他。

一個沒有冷凍係統的保險櫃,裡麵冒出一股冰霜,這是十分怪異離奇的事情,任天行對這樣的事情自然不在行,可以他直到,長風一定會有線索,因為他親自領教過這個人的“金錢引路”。

眾人中,隻有那個老杜,自持是玄學的學者,道貌岸然的坐在那裡,似乎他已經有答案,隻不過是想聽聽長風有什麼高見。

長風掃視了一眼,問了一句:“不知道諸位對我們古文化,能接受多少?”

“古文化?”眾人疑惑的看著長風,不知道他嘴裡的“古文化”是指哪些。

“比如說,風水,道術!”

“長風,你是說那個盒子消失,跟這個有關?”

老杜聽到這兩樣,神采奕奕,笑著道:“這自然是完全能理解!我們在風水易理方麵成果頗豐,成果頗豐!”他爽朗的笑了幾下之後,一轉口:“隻是道術這方麵,古書太過於誇大,道術,主要還是道家告誡世人要積德行善,那些電視劇,電影或者古代小說對道術神乎其技的描述,都是杜撰出來的。不過,盒子消失,跟這個關係應該不大。”

如果老劉沒有跟長風一起經曆過陰變,如果王婷婷沒有親自見過那個黑影,如果任天行沒有親眼見過“金錢引路”的玄法,老杜的說法他們一定支持,但是,這個時候,三人幾乎同時把眼光放在老杜身上。

長風淡淡笑道:“杜老先生的看法確實比較中肯,而且杜老先生在玄學方麵做出很大的貢獻,不如杜老先生先發表一下高見。”

王婷婷緊跟著問道:“什麼是兩廣飛花?”

老杜給他們說道:“兩廣飛花,是正史上沒有記載的,因為當時封建社會時代,如若是有鬼怪亂神之說,必定被世人所取笑。隻有在一些秘史上得傳下來,略有記載。”

老劉喝了一口酒,繼續道:“古書記載道,北宋年間,金國得完顏世家中,有一奇男子叫完顏空,滿腹才氣,但是卻不求功名,反而喜歡遊戲人間。而且,對北宋的玄學特彆感興趣。為了滿足自己的求知欲望,孤身到北宋,遊覽名勝大川,拜訪奇人異士。”

“完顏空在經過江浙一帶的時候,途經鎮江,專門拜訪了茅山。之後在大茅峰跟一道人談天論地,一住就是三年。三年之後,道人仙逝,並委托完顏空,幫了一心願。那道人修道之前,俗家是在兩廣交界的一個小鎮,家中有一兒子,放心不下,叫完顏空給他兒子送去一玉佩。”

“完顏空辭彆了茅山之後,往兩廣奔去。那個時候金國軍事鼎盛,其中,完顏洪烈貴為金國大將軍。得知完顏空下落不明,暗中派人喬裝打扮,往宋國尋訪。完顏空到達那道人的故居之後,已經是炎夏九月。兩廣之地在九月是最熱的時候。”

“完顏空找到道人的故居,但是,那道人的兒子早被宋兵以叛國的罪處以死刑。當完顏空得知故人之子被含冤而死之後,獨自去找當地的縣官理論。”

“當地的縣官昏庸無比,竟然說那被處死之人,是偷了王財主一家的銀兩,而且王財主催還銀兩的時候,那人交不上來,竟然用自己的妻子抵債。”

“完顏空四處打聽之後,得知是王財主看上其人的妻子,串通好衙門之後,強搶民女並逼死那人。完顏空找縣衙理論,但是無憑無據,不得不在那人葬身之處,立壇作法,當時圍觀之人甚多。”

“完顏空作法之時說到:如若死者是冤死,老天有眼,必定霜雪三日,梅飛七天。”

“這一番話,讓縣衙之人嗤之以鼻,就算死冤死,如今炎夏,又在兩廣之地,哪來的霜雪和梅花。”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完顏空果真了得,一番作法之後,當時居然風雲乍變,大雪連續下了三天,而且,滿天的梅花飄舞。最後,嚇得那王財主和那縣太爺病死家中。”

老杜一番說話,相當精彩,如若是講評書,完全不遜色於單田方。聽得眾人滋滋有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