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二章 風水術數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王婷婷聽得津津有味,一邊吃一邊問:“那個完顏空作法,是怎麼個作啊,跟電視裡那些道士捉鬼是不是一樣?”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瞟向長風。

上次小亞的事情,讓她大吃一驚之後,一直都想知道這方麵的事情,如今遇到這麼好的機會有怎麼肯放過呢。

老杜笑道:“電視裡得,都是取樂之作,不過,完顏空的作法方式,書上到是沒有記載。我們研究玄學的,一般都是比較留意相關方麵的記載,對完顏空的事件,自然也記得比較清楚。”

老杜一邊說一邊留意長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看得他有點心虛。

這一舉措,讓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長風身上。

王婷婷瞪著我問道:“你不是姓完顏嗎,完顏空跟你有什麼關係?”

“笑話!”長風不由的敲了一下她響頭,罵道:“世上這麼多姓完顏的,難不成都跟我有關係?你也姓王,難不成跟王安石有關係?”

王婷婷一臉正經的嬌聲說道:“王安石就是我家先祖!”

這丫頭這麼一說,把眾人都說楞了。

長風開始以為這丫頭在說笑,取笑了一下,哈哈道:“開玩笑吧,你!”

任天行很嚴肅的說了一句話:“她沒開玩笑,據我掌握的資料,這丫頭說的是真話。”

這一下,讓長風愣在那裡,想不到這丫頭居然有這來曆。

如若是從其他人口中說的話,長風定當懷疑,但是從任天行嘴裡說出的話,一定不假。

到現在為止,他雖然不知道任天行的真正身份,但是,一個能在不到半天的事件給他弄了一個國際刑警身份的人,如若他想要知道某一個人的身份來曆,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王丫頭很得意的看著長風,一幅幸災樂禍的表情,偶爾還伸出小舌頭對他做鬼臉,奸奸的笑道:“完顏空是不是你先祖?”

本來沉寂了一會的氣氛一時間倒是被她逗起來了。

下酒的魚皮倒是很正宗,又涼又辣,滑滑嫩嫩的。入口又脆,讓長風食欲大開,猛吃了幾口,以掩飾他尷尬之色。

老劉開口說道:“就算竇娥冤的六月飛雪和兩廣飛花,那也隻是故事,或者說是史書記載,就算有其事,那對我們有什麼幫助呢?”

老杜說道:“不知道長風先生為何認定那消失的盒子跟玄學有關?”老杜如此之問,本來不相乾的玄學,如今想來扯上了關係。

老劉雖然主要搞考古方麵的工作的,但是平時看的書非常的雜,一個考古學家,本來學的知識就雜,如果知識麵不夠,如何能勝任考古的工作。

對於玄學和道術,以前老劉曾經跟長風討論過,他為了研究長風,甚至有一段時間專門找一些玄學和道術方麵的書來研究。

長風沒有回答,反問道:“我想先聽聽杜老先生對玄學的看法。”

如此一問,老劉精神立馬上來了,舔了舔舌頭,說:“玄學之所以被人們稱為“玄學”,這跟它的方**之“玄”確有關係。通常人們所謂“玄”,大約有兩層意思:一是說它不可捉摸,二是說它百無一用。”

“從研究的領域來看,玄學主要研究易理學,風水學。比如五行相克,陰陽八卦,占星卜卦,測字解夢,等。”

“能卜卦算命還會風水,那豈不是和街邊的算命老頭一樣了?”王婷婷咯咯的笑著。

長風臉色不禁一變,喝道:“不得亂說。”

老杜倒是大量,一點也沒給王婷婷動怒,得意的說道:“這些學究範圍,豈是街邊那些以口才騙人為生的人能比的。”

任天行和王博士一直都是隻聽不說,如今這個話題想必引起了他們的興趣。

但是,王博士卻不認為街邊算命的人都是騙子,他反駁道:“我曾經跟一個江湖奇人有過一麵隻緣,跟他促膝而談。他跟我說起了關於玄學方麵的一些事情。”

王博士一句“江湖奇人”,讓大家頓時感興趣了,不知道這個人奇在哪裡,能讓王博士這麼誇他,想必不同凡響。

“玄學中的風水術數,是整個玄學的精華所在,從古至今,人死入土,成家建基,都要看風水是否好。一個好的風水寶地能直接影響這個人家的凶吉旺衰。而玄幻最神秘的部分,就是占星卜卦,算命測字。我一生的見識,本也不信這個,但是,遇到那個奇人之後,他親自給我卜了一卦,如今想來,一一應驗。而術數之學,古代的九章算術,對當今現代的數學,影響巨大,可以說是如今數學的始祖。”

“王博士,那個奇人是誰啊,現在在哪裡?他給你卜了什麼卦。”王婷婷一臉好奇的道。

王博士一臉敬佩,回憶道:“他乃世外高人,我們怎麼能比。我二十多年前,在北京房山做考研工作的時候,能有緣見他一麵。”之後,感歎了一下,喝了口茶,徐徐道:“不知道古先生如今怎樣。”

“他姓古?這麼古怪的姓,想來能讓王博士如此神往之人,必定是高人,要是有機會相見,定當跟他好好指教。”老杜由衷的說道。

“姓古的人也不少啊,我認識一個。”王丫頭笑道:“古天樂!,咿,長風,你上次說要介紹他給我認識的,也姓古!”

想到姓古的人,長風不禁微微一笑,說道:“我有一個老朋友,他可厲害了,茅山派的正統後裔。也姓古,叫古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