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章 奇特的俑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任天行用密碼和鑰匙,把儲物室打開之後,帶我們進入儲物室。

長風顧不得參觀其他的東西,進入他眼睛的,就是那個奇特的兵馬俑。

看過兵馬俑的都知道,趕車的車俑基本上都是坐在馬車上,兩手握住韁繩的。而這個兵馬俑確實非常奇特,奇特的讓彆人稍微不注意,就以為跟其他兵馬俑沒什麼兩樣。

但是,如若仔細觀看,必定讓你大吃一驚。

兵馬俑的臉部,居然是一個十歲出頭的模樣,但是,穿的確實中年人的服裝,而且身子跟臉部表情完全不成比例。沒有中年人的老成和熟練,取代的確實天真幼稚的表情。

而且,坐姿也很奇怪,兩手握住韁繩,但是兩腿確是稍微的彎曲,跟武俠小說裡練內功的時候,盤坐著差不多,如若是趕車的時候,盤坐著,一不小心,馬車的顛簸就能把人扔出去,而這個人(這個兵馬俑暫且用“人”來說)居然是這個造型。

最奇怪的莫過於,這個人居然閉著眼睛趕車,但是,他的身後,沒有找到車俑。

老杜看了一下,不經意的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是又停住了。正好這個動作,被長風看在眼裡。

長風鼻子微微一動,右手無名指也跟著顫動,他不禁愕然了一下,眼光掃向四周,右手不斷的掐著指節,嘴裡輕輕的嘀咕著。

眾人都在仔細的看著這個奇怪的兵馬俑,看到長風這一舉措,不解的都看著他。

老劉自然知道長風是什麼人,低聲問道:“長風,怎麼樣?”

長風抬頭對眾人微笑了一下,說道:“沒事!”可是卻眼不對口。老劉,任天行和王婷婷心裡已經知道發現了什麼,隻是在這個場合不方便說。

都說女人心細,果然錯不了,王丫頭看了之後,居然稱奇道:“這個人想來生前一定好杯中之物。”

王丫頭這麼一說,大家都往那人身上看去,果然,那兵馬俑右側的背部近腰附近,掛著一個黑漆漆的小葫蘆。如果不是注意看,還以為是打皺的衣衫

長風哈哈的笑了笑,說道:“有意思,有點意思!”他指著兵馬俑說:“這個兵馬俑的坐姿,長相都有點意思,與眾不同!”

“這居然是個閉著眼睛趕車的小孩,而這個小孩還如此貪杯,趕車的時候把酒壺都帶身上。”王婷婷接著長風的話說了出來。

老劉指了一下兵馬俑胸部那裡,用手比劃了一下,說道:“那石盒是從此用激光切開的,而且,也是取出之後,從新重組的。”

從資料袋裡給長風遞了一個X光透視圖來。

長風仔細的看了一下,X光圖裡麵看到兵馬俑胸部有一黑色四方形的盒子,其他的倒是沒什麼特彆。

那個四方的盒子,就是找到手槍的地方,一個藏在兵馬俑身體裡被石化了的盒子。

王婷婷問道:“手槍消失了,那盒子呢?”

這麼一問,眾人楞了一下。

在這個問題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盒子裡的手槍上,但是,居然沒想到盒子這個關鍵的東西。

任天行微笑道:“盒子在一櫃子裡。”說罷,示意工作人員去把那櫃子取來。

王博士很少說話,見到王丫頭這麼仔細,不得不誇道:“老劉主張請兩位過來幫忙,果然沒請錯人,就看了一眼,就能把其中關鍵的地方給看了出來。王小姐如此年輕,居然有如此見識,果然厲害。長風先生有如此出色的助手,本人更是了不起。”

想來長風還沾了那丫頭的光了,那丫頭被誇的時候,嘴巴說著“客氣客氣”,偷偷的對長風大使眼色。

就在他們商議事情的時候,兩個工作人員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來,在任天行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之後任天行臉色大變。

眾人已經嗅到一絲不尋常的味道了,奇怪的望向任天行,沒人先開口說話。

任長風深深的吸了口氣,掃視了大家一眼,然後緩緩說道:“盒子不見了!”

“什麼!”長風失聲大呼:“盒子怎麼會不見了?”老劉他們幾個人也跟著問。

王丫頭倒是乖巧,二話不說,隻是諾大的眼睛瞪著他,看他怎麼辦。

長風幾個跟隨著任天行到一排櫃子旁。工作人員打開了那櫃子,裡麵空空如也。

任天行說道:“當時我接到上級的指令之後,立即趕來這裡,並把兵馬俑放置在儲物室,而那個切割的盒子,經過反複的檢測和分析之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一普通被石化的盒子。後來由於是跟那把槍有聯係,所以暫時鎖在這個櫃子裡,如若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包括這所研究所的所長,都不能單獨打開。”

長風看了一下那櫃子。櫃子的鎖是電子鎖,需要一把鑰匙和密碼同時打開。櫃子上麵有一個編號“BM1097”。

櫃子裡隱隱升出一絲絲的白色氣體。

櫃子看起來是相當結實,差不多十厘米厚的鋼板。如若有人要偷竊裡麵的東西,沒有密碼和鑰匙,必須用切割的技術才能打開。

長風靠近櫃子,仔細看了幾下之後,然後用手摸了一下櫃子,沉默了一下,問道:“大家覺得有什麼奇怪之處嗎?”

眾人也跟著看了一下,老劉說:“奇怪的是,裡麵的東西消失了!”

長風笑罵了一頓:“廢話”其他人都是搖搖頭。

“丫頭,你伸手進去摸摸看!”他對婷婷使了個眼色。

王丫頭卷起袖子,一隻白嫩嫩的小手,伸進了櫃子裡。然後,搖了搖頭。

之後往櫃子四壁摸了一圈,驚訝的叫了一下,然後伸出手來。她手上居然沾了水珠,而且,還有一些雪霜。

老劉驚呼道:“咦,怎麼會有這個東西。”自己也把手伸了進去。掏了一下,也能掏出一點雪霜。

王博士奇怪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個櫃子根本沒有裝置冷凍係統,隻有在三號實驗室才有冷動係統。”

眾多的疑團,一下全部展現在眾人麵前。奇怪的兵馬俑,消失的石盒,奇怪的雪霜。一時之間,大家都低頭不語,暗自思索。

長風臉色沉重,他在自己手心上偷偷的畫了一個符咒,悄悄的對著那個櫃子裡遙遙一揮,隻覺得手心突然間一冷,一股寒冷的感覺直從手心衝向心房,他急忙掐斷了來路,心裡暗叫厲害。

果然不出他所料,有人在搞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