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三章 楓橋露水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眾人見長風說到茅山派弟子,以為他是開玩笑,但是王博士聽了之後,急忙問道:“你說他叫什麼?”

“古晶!”長風很奇怪他會這麼問,不會是這麼巧吧,古晶居然是他口中說的那位奇人,不過他還是提高嗓子,再說了一次,就怕王博士聽不清楚。

“是他!丙然是他。”王博士喃喃道,最後居然緊張的抓著我的袖子說:“他現在在哪裡?”

大家見王博士如此大的反應,都感覺奇怪,王博士後來也發覺自己失態,乾笑了幾下,望著長風。

長風見怪不怪,如若有人見到古晶而不激動的,他還沒見過。在廣州,就是那些身價千萬的富豪大亨,都能請到古晶而自豪。比自己結婚大喜都還大喜。

長風平靜的說道:“古晶自然在他住的地方,王博士如若有興趣,有空到我那裡之後,我帶你去找他喝茶,他手中的“楓橋露水”可不少!”

王博士激動的道:““楓橋露水”!“楓橋露水”!丙然是他,哈哈,果然是他,好,好,一定去,一定去。”

王博士激動了一陣之後,感歎道:“玄學博大精深,神秘莫測,就算窮一個人的一生,想來也不能研究其一二!”

此話一說,老杜卻是不以為然。

這一幫科學家中,都是國家之棟梁。棟梁級彆的人物,在每一行都可算是宗師級的人物了。有如此大的名頭在此,這些人自然的驕傲和自信自然是少不了。

如今王博士的一句“窮一個人的一生,也不能研究一二”從側麵上可以說貶低了他的成果。

老杜雖然為人謙虛,畢竟也是有虛榮心。對這句話自然不滿,心裡也許說著“未必,未必”。

任天行見王博士失言,急忙叉開話題,發表自己的看法,說道:“根據我的理解,玄學是比較傳統的學科。如若在古代,玄學可以算是一門非常正宗的學問。以前古代有玄門正宗,也有門派為了爭個玄門正宗的名頭,不擇手段。在元朝,元世祖忽必烈南下開創自己的朝代,親自吩咐其手下,專門成立一個玄門的門派,在各地以玄門正宗自居,穩定民心,並想以其文化,同化漢人,因此,有過近百年的玄門鬥爭曆史。直至明朝開朝。”

想不到任天行對曆史居然如此熟悉,隻聽他繼續說道:“可惜這幾百年來,有各種的原因,玄學的精華都逐漸被失傳。傳到現在,所剩無幾,不得不從新研究”

老杜越聽越不是滋味,不過仍是點了點頭,問道:“玄學的精華失傳,是我們民族的一大遺憾,不過任先生能否說一下,玄學以前鼎盛的時代,和如今有何不一樣?”

“舉個例子,在如今的社會裡,會特異功能的人,少之又少,甚至有人根本不相信存在,但是,確實存在一些這種特彆的人,被視為國寶一般,這些或多或少跟玄學有關係。可是在古代,玄學方麵知識深厚之人,幾乎每個人都有機會獲得這種能力。”

任天行這個例子,舉得非常恰當,大家聽了不由得點了點頭。

王婷婷突然瞟了長風一眼,笑嘻嘻得問了一句:“鬼怪之說,不知道是不是屬於玄學。”

老杜哈哈大笑了一下,對著王婷婷道:“王小姐就是單純得可愛,何來鬼怪之有,那些都是電視電影裡杜撰的故事。我研究玄學將近四十年,還未曾見過這種事。”

“恐怕未見得!”王婷婷冷冷的道:“未曾見過的,不代表沒有的!”王婷婷如此一說,倒是讓老杜尷尬了起來。

老杜嘿嘿了幾聲,目光轉向老劉和任天行,本來還以為他們兩人也承認自己的觀點,誰知道老劉和任天行的觀點,居然跟王婷婷的一樣。

老劉和王婷婷都賊兮兮的看著長風,希望他能解釋點什麼,可是長風卻無奈的笑了笑。

當他們在談論玄學的時候,越談話題扯的越遠,還是任天行比較明智,咳嗽了一聲之後,大家才止住話題。

王丫頭憋著嘴,瞟了長風一眼之後,扯了一下嗓子,正正經經的說道:“鬼神的存在與否,暫且把它們扯到一邊,有空再研究,但是沒有裝任何冷凍係統的櫃子,居然有霜雪出現,而且還是跟那把槍有關,不知道杜先生有什麼高見”

“玄學中,不管是風水還是易理,都圍繞著兩儀、四象、八卦之說。比如,古人常說的,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老杜說到自己的專業上,琅琅上口,一臉自信。當然,能來這裡參加類似這種研究之人,自然差不到哪裡去。玄學雖然在社會上沒有像其他行業或者一樣被政府大力推廣,但是在暗地裡,卻是大力的扶持。

政府要一邊扶持正統的玄學,一邊破除那些坑人拐騙的迷信。

但是迷信之事,已經幾千年的曆史,哪裡是短短幾十年能全部破除的,所以隻能一概的把科學的地位提高,儘可能的降低迷信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但是暗中秘密扶持玄學的研究。

在我們國家的每個地方,都有一個玄學學會,這個玄學學會都是由當地政府扶持,並勒令當地政府,隻能低調處理,免得讓那些“有心”之人,以此為題材,抨擊我們國家的製度。

“兩儀,就是我們常說的陰陽。“四象”一詞最先出自《易-係辭》,即太陽、太陰、少陰、少陽。風水中的“四象”作為方位。

先秦的《禮記-曲禮》已有記載:“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

《疏》:“前南後北,左東右西,朱鳥、玄武、青龍、白虎,四方宿名也。”這裡,朱鳥即朱雀。

“左東有西”的概念與我們看地圖有區彆。現在的地圖都是上北下南,左西右東。古人的地圖是倒過來的,下北下南,這樣就成了“左東右西”。風水先生將“四象”運用到地形上,以“四象”的形象及動作譬喻地形,又附會吉凶禍福。”

老杜對玄學果真有很深的造詣,開口就能說出一大堆古書上的記載,讓眾人都暗暗佩服他的學識,果然不愧為玄學的第一把手。如若他跟古晶見過麵之後,相信他的見識能提高到另一個層次。

“不管是兩儀還是四象,是五行還是八卦,都有著他們的本質,就是既生生相克,又生生相生。櫃子裡出現的霜雪,如若是以生生相生的說法來解釋,一點都不難。”老杜一臉肯定的神情望著我們,看看我們有什麼更好的解釋。

不管是六月飛雪還是兩廣飛花,始終還是故事,或者是好事者或者是文人杜撰出來的,又或者真有其事,如今已經無法考究,但是在自己眼前的事,一個櫃子裡居然有霜雪,而且不會化掉,如此怪異的現象,目前用科學來解釋,還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但是老杜用玄學來解釋這個現象,卻合情合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