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五章 尋找蛛絲馬跡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眾人不知道長風在做什麼,但是看著他不斷的掐算著手指節,也微微略猜出一二,都驚訝的看著他,老杜好奇的看了一下長風的掐算方法,露出一種疑惑之色。

長風不語,把桌子上麵的碟子拉到一邊之後,拿起一把筷子,迅速的在桌子上擺了九根筷子,然後在中間放了一個茶杯。

王婷婷和任天行,王博士他們都驚愕的看著長風,老杜看了一眼之後,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在擺九宮?”

長風微微點了點頭,在手上虛畫了一個符咒之後,用力往那茶杯一指,那茶杯“喀嚓”一聲,突然間憑空跳了起來,之後在空中翻轉了幾個回合,倒蓋在桌子上麵。九根筷子在不斷的震動著,發出“咯咯”的響聲。

“風雨雷電兵!急急如律令,去!”長風一聲大喝,那九根筷子“嗖”的一聲,閃電一般向山下飛疾而去。

這一舉措,讓眾人臉色大變,這麼詭異的事情,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發生了。就連見識過他厲害的老劉,也目瞪口呆。

九宮的九九八十一中陣列法,十分的複雜,老杜對這個年輕人能擺出九宮,已經感到很驚奇了,此刻看到長風擺出的九根筷子會莫名其妙的飛走,不禁愕然愣在那裡,目瞪口呆。

正好此時,任天行的手機響了,大家帶著愕然的神情,轉向了任天行。

任天行接了個電話之後,臉色一臉凝重,跟電話裡的人說話的時候,語音裡帶著一股怒氣。

任天行掛上電話之後,眼光放在長風的臉上,沉沉說道:“出事了,張院士離奇死亡!”

“離子研究所的張院士?”王博士和老劉同時驚呼的站了起來,一臉焦急,想到剛剛長風那種詭異的方法,不禁看向了他。

“我剛剛有預兆,沒想到發生得這麼快!”長風點了點頭,雖然已經到了淩晨兩點,但是既然出事了,也不能不去。而且也想看看任天行口中說的“離奇死亡”是怎麼個離奇之法。

王婷婷吸了一口大氣,這是她第二次看到長風出手,除了驚愕,更多得是興奮和激動,她瞪了老杜一眼,冷笑道:“看到了,這才是真正得玄學正宗!”一句話,讓老杜不知所措,一動不動。

張院士的死,果然是“離奇死亡”。

要不是沒有呼吸,沒有人會相信張院士已經死了。他就坐在電視機旁邊,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電視屏幕,眼珠幾乎都是凸出來一般,呈現一種血紅色,那黑色的眼珠完全變的通紅。本來垂下來的眼袋,如今周圍都變成紫黑色。嘴巴張的大大的,完全能看到他最口中的假牙痕跡。一道唾液從嘴角流出。

最讓他們吃驚的是,張院士的如銀絲一般的短發,如今居然往上豎立起來。而脖子中間,有鮮紅的血從四周流出,像是被人用高超的刀法往脖子那裡從中砍了一道,而頭顱居然還在脖子上一般。

王丫頭第一次見如此場麵,嚇的麵無表情。彆說是王丫頭,在場的那些取證的和照相的、三名法醫等專業人士,也都一臉驚詫。

讓大家感到十分的震驚,就連長風我也感到“離奇”之至。

任天行一臉冷淡,看著法醫和其他同事在房間裡取證拍照,甚至連“PS光粉”都用上了。

“PS光粉”是國際上最先進的取證光粉,在一個地方散上這種光粉,帶上特殊的眼鏡,可以看到那個地方的所有痕跡,包括指紋,腳紋,就算是有如蚊子大小的一個跡象,都能明顯的看出來。這東西可算是破案中最實用的東西,而且起功能和效果,比起其他光粉要好的奪,當然,成本也會相對的高許多。

張院士死的離奇,就是因為,他的死,完全像是被謀殺,但是確找不到任何殺人的痕跡。

張院士住和其他研究人員一樣,住在研究所東麵的一個房舍裡,因為他們都屬於重要人物,所以在這些房舍的周圍,放置了高精度的攝像頭,而且在房舍的門前,還安裝了紅外線熱度感切器,這些器材直接連接到研究所的中央係統去。

門外有任天行親自帶來的人手在門外負責保安工作。這些人手,可以說個個都是警隊精英,身手不凡。

如今張院士在房舍內離奇死亡,絲毫沒有任何動靜。服務員如果不是路過房間,見房門沒鎖,還不會發現這個事情,怪不得說死的離奇,讓任天行如此震驚。

一穿著T衫的年輕人,匆匆忙忙走了過來,對著任天行敬了個禮,然後向長風點了點頭。這個小夥子是在機場接長風的黃風。

任天行點了點頭,問道:“有什麼線索?”

黃風說道:“死者屋裡有被人翻過的痕跡,但是財物沒丟,不像是謀財害命,倒好像是要找什麼東西。經過PS光粉的檢測結果,房間裡隻有兩個人的指紋,一個是死者的,一個是服務員的。”

“那就是說,屋裡被翻過的痕跡,很有可能是死者自己翻的了?”任天行一臉疑問。

黃風接著道:“如果是第三個人在場,一定會留下痕跡,除非他沒有重量。”

一說到重量,長風和任天行兩人相視了一眼,立即醒悟了過來,如若一個人能在一間屋子裡翻東西而不留下痕跡,除非腳不著地,那麼,屋子的空間必定是那人的著力點。

任天行掃了四周,喊了一聲:“大家注意一下牆壁上,天花板上有沒有線索。”

“天行,你叫人找找附近,看有沒有發現筷子!”長風向任天行使了個眼色,之前擺的那個九宮陣,看看有沒有找到線索。

他和任天行分彆往窗口那跑去。任天行先灑上一層光粉,之後遞給長風一副眼鏡。

長風好奇的看了一下眼鏡之後,戴上眼鏡,看到除了光粉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黑的,而光粉所灑之處卻是紅色發光的。

有如有人從窗口進來,隻要一碰窗口,光粉那裡就會暗淡,甚至顯示出一個痕印,可以利用電腦分析出指紋來。

光粉一層在窗上鋪著,隻是有三個黑點,他們兩人不由的同時驚呼了一下,仔細觀察那三個黑點。

終於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第一個黑點,非常的細,就像一根針一般,插入窗台上麵的牆壁上。插入之處,正好是大理石之間。

長風不禁說了一下:“這個黑點會不會是以前就有。”

但是這個觀點馬上被任天行否認掉,他說:“如果以前就有,小點裡麵的顏色跟外麵必定一致,PS光粉也不會發出異樣的光。”

第二個點,稍微比第一個點要大,像是鐵釘一般,而不是針的大小了。那點的附近,還能看出從黑點裡麵拔出來的時候,在附近落下的石灰硝。

而第三個點,卻是一個如拇指大的黑影,我不由的拆下眼鏡,仔細看了那個黑影。那黑影居然是一辨黃色花瓣。

其他工作人員見到他們有所發現,馬上把器材和相機拿來,取證,檢測。

雖然發現如此的少,但是總比沒有的好。王丫頭嘴裡擠出一句話:“如果是殺手殺的,我敢說,這個殺手一定是世界一流的殺手。”

任天行對王婷婷點了點頭,轉頭向黃風叫道:“去查一下出入境記錄和我們的資料核對一下,看看有沒有發現。還有,要儘快查出使用暗器“八角菱”的那些人的下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