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114 M2——0004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次日,清晨六點,離著上班時間還有三小時。

特保局海城二處,二樓。

“嗒嗒嗒嗒……”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響起,一大隊人沿著樓梯跑上樓來,領頭的是愁何唱,後麵跟著十幾名身穿黑色製服的男子。

愁何唱有些少見的也穿上了黑製服,而且更少見的沒有抽煙、嚼檳榔,表情嚴肅,手裡麵提著一個沉重的黑色手提箱,像是要打仗的樣子。

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愁何唱發出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六點零一分,地下室的人該出來彙合了。”

話落,大廳一邊的走廊裡麵跑出一隊人,是從地下基地乘坐電梯上來的,同樣穿著黑製服,領頭的是邢一山。對方當初和愁何唱在海城第三醫院並肩戰鬥過,後來因為被封印物反噬等原因,受了重傷,一直在治療,好久沒有露麵。

現在重新出現,邢一山的樣子看上去比之前削瘦了幾分,目光更加銳利,手上同樣提著一個黑色手提箱,體積比愁何唱還要大。

“老愁,現在情況怎麼樣?”兩人一見麵,邢一山就開口問出聲。

“比較正常。”愁何唱沉聲回答,“不過,還是要做最壞打算。

一處那邊的人,也動了,六點半集合,七點半趕到現場,嚴格監控。一旦出問題,直接實施預定方案,實在不行,那幾件高級彆的封印物都可以動。”

頓了頓,愁何唱又道:“說實話,之前類似狀況出現很多次,一直沒有事,我覺得這次應該也出不了什麼大問題,頂多是白緊張一場。”

“希望吧。”邢一山道。

“好了,準備出發,車在樓下麵準備了。”愁何唱道。

“嗯好。”邢一山點頭,兩隊人合為一隊,向著樓梯口走去。

在路過大廳一個工位的時候,愁何唱腳步一停,微微偏了下頭,望了過去。

就看到,本應該沒有人的工位座位上,李赫正用手支撐著額頭在打瞌睡。

手邊是一厚摞資料,工作電腦屏幕亮著,上麵顯示著多條內部網絡搜索到的信息。

什麼情況?

愁何唱掃了一眼,有些疑惑,之後有些沒好氣的把工位上的李赫喊醒:“喂!起床了!”

“嗯?”李赫睜開眼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愁何唱,注意到對方穿著黑製服和旁邊一堆黑製服的男子,微微一愣,“你這是?”

“你這是又在乾什麼?”愁何唱問,“不是說好,不準加班的麼。”

“我沒加班,是下班之後提前來的而已。”李赫認真道,“昨天安排下那個大京來的研究員後,發現了一個疑點,於是調查了一下,具體一會和你說……話說,你這樣子,又是要去乾什麼?”

愁何唱倒沒有囉嗦,直接說出了一個文件代號:“m2-0004。”

李赫一聽,迅速反應過來。

m2-0004,是海城特保局的一份編號比較靠前的二級保密文件,離著最高的三級保密還有一定距離,不過倒也不是普通人能接觸到的。

文件的內容,主要是描述了海城一處抽油泵的古怪情況。

海城地下並不盛產石油,不過卻也有一些零星的石油資源,專門開采性價比比較低,因此安置了零零散散的抽油泵。

這些抽油泵,體積很小,地上部分也就是五六米,通過泵的上下往複移動,把混合著原油和水的乳液提取出來。由於泵運行時,做的動作類似磕頭,又被人叫做磕頭機。

文件中的抽油泵,便是一台在市郊建立的“磕頭機”,一直沒有出什麼情況。就在一天,突然故障,堵不住的黑色原油噴發出來,把抽油泵融化,在原地形成了一個方圓十多米的小譚。

之後有人想要維修,但卻發現一旦接近到黑色原油小譚附近,就會產生各種幻覺,繼而發瘋。

再之後,有人想辦法試著用機械把黑色原油小譚推平,也有人想辦法用超凡力量把黑色原油小譚破壞掉。

但結果是,任何對黑色原油小譚有影響的行為,都會刺激黑色原油小譚體積迅速增長,讓更大範圍的生命受到精神傷害。

舉個例子,用水泥把小譚完全填死,很快就會有新的原油漫出,把水泥吞噬,然後把小譚方圓十多米的麵積,擴大到方圓十五米。用封印物把黑色原油小譚冰凍住,把黑色原油轉移出去,原地新生出黑色原油小譚,更是變作方圓近二十米。

相比較下,不去理睬黑色原油小譚,黑色原油小譚隻會隔一段時間把麵積擴張少許。

鑒於此,不理睬黑色原油小譚,是更明智的選擇,政府沒有強行解決這個隱患,而是做出了封鎖周邊區域、嚴密監控的決定。

這麼多年來,政府研究出了多套方案對付黑色原油小譚,但因為沒有絕對的把握,一直沒有實施,隻是讓黑色原油小譚繼續存在。

頂多是,每次黑色原油小譚擴張,會高度緊張一番,警惕黑色原油小譚擴張速度會不會過快,從而威脅到海城市。

那個時候,哪怕冒著風險,也要強行處理了……

……

回憶了一番文件,李赫已經明白了愁何唱要做的事情,挑眉道:“又去監控那個小譚麼。”

“對。”愁何唱點點頭,有些無奈,“每年都要來上幾次,鈍刀殺人,夠折磨的。不過也沒辦法,隻能去盯著點,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真出了問題整個海城都要遭殃。”

“的確。”

“好了,我的情況解釋完了,你的情況又到底怎麼回事?”愁何唱換了個語氣問。

“顏料。”李赫很乾脆的回答,直接把自己關於藍染料的相關情況,講述給了愁何唱。

愁何唱聽完,眼睛眨了眨道:“所以,你懷疑,藍色顏料缺乏、被人大量囤積,是和展覽館事件、帽子男有關係的?”

“對。”李赫點點頭,“所以我想調查一下。”

“囤積的地方,你找到了麼?”

“通過內網的信息,鎖定了一個位置,在郊區一家快破產的廠房中,我想一個人去看看。”

“一個人太危險了,還是小心點吧。”愁何唱提醒,“我有任務,陪不了你,不過可以讓治安部門協調一隊人,和你一塊去,真的有什麼危險,也能避免。”

“那好。”李赫點點頭答應下來。

“就這麼說定了,我這邊時間緊,不和你多說先出發了。路上,我會幫你溝通,注意電話和內網消息。”

“嗯。”

愁何唱揮揮手,帶人快速下樓去。

李赫目送愁何唱離開,扭回頭,揉了揉臉,看向電腦屏幕——看向屏幕下方顯示出的一個地址。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