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二章 所謂神族 三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

一名身穿黑色勁身服的少年走在茂密的森林之中,麵帶惆悵,口中緩緩吟出李白這首將進酒。“天生我才必有用?有什麼用,老天爺你告訴我,讓我有什麼用?作為修武之人,我蕭楚天為國家出力去做任務,被害身亡,讓我複生到這個世界。既然讓我重生為什麼還要這麼對我,啊~~老天爺。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也是這樣認為的。讓我出生在帝都的將軍府,成為他們的小少爺,結果卻讓我成為了可笑的棄子。一個沒用的少爺,一個廢物,就連下人都看不起我。為什麼我覺醒不了源力,為什麼。這就是古人所說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你為什麼要這樣玩我~老天爺~~”叫蕭楚天的少年緩緩的跪在地上,雙手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頭發望著天空。天空之中慢慢彙聚烏雲,遮住了烈日。天空之中慢慢掉落幾滴雨水,低落到蕭楚天的臉上。

蕭楚天摸了摸臉上的雨滴,嘴裡呐呐道:“老天爺,難道你也在為我流淚嗎?”天空之中陰雲密布,傳來陣陣的“轟鳴”聲。那雷聲仿佛是老天憤怒的咆哮,森林中的鳥獸四處奔跑,躲避著即將來臨的大雨。

一絲絲小雨降了下來,落到了蕭楚天的臉上。蕭楚天跪在地上感受著老天的哭泣,蕭楚天迎著小雨嘶吼著:“連你也為我哭泣,那為何如此的玩弄於我。要不就讓我死彆讓我重生?既然讓我重生為何讓我是個覺醒不了源力的廢物,這十多年?從四歲開始?我就努力修煉自身。無論我怎麼努力,可是都覺醒不了源力。無論我付出多大的努力?哪怕是他們的兩倍?三倍,五倍?甚至十倍都沒有用。即使強身健體,打的過十多名普通壯漢,可是在這個沒有魔法沒有鬥氣,隻有源力的世界?我什麼都不是。哪怕是麵對一個感源境界的感源者,人家幾招都能把我打的半死。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啊?”蕭楚天嘶吼的聲音都在沙啞,最後慢慢的低下頭,雙手一拳一拳的打在地上。兩隻拳頭都已經破了,鮮血沾到了大地之上,破掉的雙拳之上沾染著泥土和草屑。

天空的雨點越來越大?越來越急,從絲絲細雨慢慢變成了瓢潑大雨。雷聲越來越大,雨也越來越急,風也呼呼作響。一切在蕭楚天看來,都是蒼天在捉弄他。傾盆大雨模糊了蕭楚天的視線?在他英俊堅毅的臉上?留著的不知是老天爺的雨水?還是自己的淚水。

在蕭楚天模糊的視線中,一道弱小潔白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出現在蕭楚天的視線之中?那道潔白弱小的身影蹣跚著腳步一步步向蕭楚天跑來。等那道白色弱小的身軀跑到自己麵前的時候?蕭楚天發現這個小東西好像一隻小貓。潔白的身軀沾滿了汙泥還摻雜著絲絲血跡,把眼前這個可愛的小東西弄得臟兮兮的。

蕭楚天望著眼前這個可憐的小東西?看著它仿佛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和自己一樣的可憐。蕭楚天伸出雙手,把這隻渾身臟兮兮的小貓摟在了懷裡,替它遮風擋雨。

當那隻臟兮兮的小貓被蕭楚天摟在懷裡的時候,那隻小貓的眼睛中出現一絲人性的變化。眼中出現一絲溫柔和安詳,隨後那隻小貓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在蕭楚天的懷裡不知是昏了過去還是睡了過去。

雨越下越大,風也越刮越大。蕭楚天雙眼也越來越模糊,仿佛是看見了自己已經死去的母親在自己眼前衝著微笑,仿佛再說“天兒彆怕。”蕭楚天看著眼前的幻覺嘴角終於漏出一絲微笑,抱著自己懷裡的小貓慢慢的昏迷過去,倒了下來,那隻小貓還被蕭楚天抱在懷裡。緊緊的摟著它,仿佛是在抱著自己的母親。

大雨還在下著,雷還在打著,風還在刮著,一道閃電從天而降,劈在了蕭楚天的身上,連帶著蕭楚天懷裡的小貓也被劈中。被劈中的小貓睜開了雙眼,然後繼續倒在蕭楚天的懷裡昏迷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天空中的大雨慢慢變小。夢裡,蕭楚天夢到了自己的母親。母親還是那麼溫柔,那麼的和藹,從手裡拿出一塊糕點放入到他的嘴中說著:“天兒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森林之中,雨早就停了下來,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美麗的彩虹。雨過天晴的森林中,鳥兒飛了出來,在空中嘰嘰喳喳的戲耍。小草慢慢的挺直身軀,雨水順著身體緩緩流下,一朵朵不知名的小野花慢慢的直起腰,衝著太陽綻放。

蕭楚天懷裡的小貓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動了動身體,發現自己被人抱在懷裡。它扭動著身體,緩緩的從蕭楚天的懷裡鑽了出去。它站起身,動了動四肢,站到了蕭楚天麵前。它睜著它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眼前昏迷過去的男子,是他在狂風暴雨之中保護了受傷柔弱的自己,是他用他那不算偉岸的身體抵擋著那能要了自己命的狂風暴雨。如果沒有他,受傷的自己可能就死在了這場狂風暴雨之中了吧。它仔細的看著他,仿佛要把他印入自己的心裡,腦海裡。

昏迷過去的他,嘴角微微上揚,掛著微笑。英俊堅毅的臉龐還殘留著兩行淚痕,臉上沾了許泥水。可泥水即便沾在了他的臉上,也擋不住他臉上的堅毅和英俊。小貓站在他的麵前思考著,是什麼讓這個英俊的少年變的如此堅強。原本稚嫩的臉上變得堅毅,他到底都經曆了什麼?

小貓繼續看著眼前昏迷的男子愣愣出神,長長的睫毛,兩道劍眉橫在閉起的雙眼上。烏黑齊肩的短發散落在臉上,壯實的身軀就這麼倒在泥水之中昏睡。小貓看了許久,然後望了一眼昏迷過去的蕭楚天轉身跑了出去。

小貓離開蕭楚天,跑到了小溪之中。一躍而起,跳入了清澈的小溪在裡邊打滾,清洗身上的泥土和血跡。小貓從小溪跑到了岸上,在岸上抖了抖身體,把身上的水珠甩下,然後坐著伸出自己的前爪慢條斯理的梳理著自己潔白如雪的毛發。最後,小貓再次抖了抖身體,發現自己的身上不在滴落水珠,它站起身跑向了蕭楚天。

小狗再次來到蕭楚天麵前,發現他還在昏迷之中。小貓伸出自己的右爪拍了拍蕭楚天的身體,可是蕭楚天對它來說太大了,根本就紋絲不動。小貓看了看沒有什麼效果,隨後又在蕭楚天昏迷過去的臉上輕輕的拍了拍,可是也沒起到什麼作用。最後小貓無奈,就這麼在蕭楚天的懷裡躺下。把兩隻前爪伸到自己的頭下趴了下去,兩隻水汪汪的漂亮眼睛慢慢的閉起,就這麼在蕭楚天懷裡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夕陽都已落下,天邊的晚霞煞是美麗。火燒雲掛在空中,把這片天空都燒紅了。小貓感覺到身下的手臂微微動了動,它睜開了雙眼。眼中充滿驚喜的看著身下的手臂,可是看了一會兒,手臂根本沒動,眼中慢慢出現失望,難道是自己出現的幻覺嗎?小貓心裡想到,隨後小貓站了起來,繼續盯著眼前的昏迷的蕭楚天。又過了會兒,就在小貓盯得困意來襲。它發現蕭楚天的手指微微動了動,小貓可愛的眨了眨眼睛,沒錯,又動了。小貓的眼中再次充滿驚喜,盯著昏迷過去的蕭楚天。小貓發現蕭楚天的那長長的睫毛微微動著,沒錯,他要醒了。小貓來到蕭楚天的麵前,伸出它那可愛漂亮粉紅色的小舌頭舔著蕭楚天的臉龐。

蕭楚天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還是自己這麼多年從來沒做過的美夢。自己在夢中夢見了母親,她還是那麼溫柔慈愛的微笑著喂著自己愛吃的糕點。記得自己第一次吃到母親送給自己的糕點是那麼的開心與激動,當時吃的時候,仿佛是自己吃過最好吃的東西,自己也從那一刻愛上了桂花糕。

蕭楚天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濕潤潤的,仿佛有一條柔軟像舌頭一樣的東西在自己的臉上舔著。蕭楚天慢慢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的眼前站著一隻潔白的小貓。正是它用自己的舌頭舔著自己,把自己叫醒。蕭楚天慢慢的坐了起來,看著眼前叫醒自己的小貓如此漂亮可愛。剛要伸手抱起它,發現自己滿身汙泥,隨後收起了雙手。小貓看到眼前的蕭楚天如此動作,就知道他怕自己的身體臟,把自己也弄臟,就沒有抱自己,把手收了回去。

小貓主動的跳入了蕭楚天的懷裡,抬起頭用它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自己。蕭楚天望著懷裡的小貓,微微一笑道:“你不嫌我臟嗎?小可愛。”蕭楚天看著懷裡的小貓仿佛聽懂了自己的話,點了點它的頭。蕭楚天抱著懷裡的小貓微笑著說道:“你真好,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去世母親,也就你不嫌棄我,待在我的身邊。我因為覺醒不了源力,被當成棄子。沒人要,處處受人嘲諷冷落,最後被人趕了出來成為棄子。”

蕭楚天慢慢站起身抱著懷裡的小貓對它訴說著自己的一切,小貓聽完蕭楚天的話,盯著蕭楚天的雙眼。他的雙眼很好看,劍眉星目。烏黑的眼珠,盯著它仿佛能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他那雙黑色的眼珠仿佛像一望無垠的宇宙,裡邊充滿了滄桑。小貓伸出右爪輕輕的撓了撓蕭楚天的胸膛,“喵”的叫了一聲。蕭楚天聽到小貓的叫聲,在看到它的動作,感覺它再告訴自己,它不嫌棄他,它會陪著他。

蕭楚天抱著小貓走到了小河邊,看著懷裡可愛的小白貓微笑著說道:“我叫蕭楚天,你渾身潔白如雪,我就叫你小白如何。”小貓白了一眼蕭楚天,什麼嗎?根本不好聽,人家可不要叫。蕭楚天看著小白如此人性化的表現,哈哈大笑道:“哈哈,看你這麼滿意以後就叫你小白了,咱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蕭楚天不理小白貓是否滿意,他自己就小白小白的叫著。隨後他褪去身上肮臟的衣服,看著小白。隻見小白抬起它那雙可愛的前爪捂住了自己的雙眼,讓後小爪子微微張開,從細縫中偷看自己。蕭楚天看著眼前如此可愛人性化的小白郎爽的“哈哈”一笑,直接伸手抱起小白一起跳入小河中清晰自己臟臟的身體。他也抱著小白,伸出右手梳洗著它身上的汙泥,那是它跳入自己懷裡被自己身上的汙泥沾染上的。小白都快暈過去了,身體微微變成淡淡的粉紅色。蕭楚天好奇的看著懷裡害羞的小白,微微好奇的說道:“小白,難道你是個母的?”小白聽到蕭楚天這句羞人的話差點羞暈過去,彆過頭不去看他。蕭楚天微微一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是就是唄,你是貓我還能對你做什麼啊,給你洗完了上岸等我吧。”蕭楚天說完把懷裡的小白抱上了岸,自己在小河中繼續洗著澡。隨後把自己的衣服也清洗著,洗完後蕭楚天光著身子簡單的圍了一條用樹葉編製的草裙上到了岸邊,隨後找了一堆木頭隆起了火。他又站在小河邊抓起了幾條魚,用木棍穿好架在火堆上烤了起來。他一手抱著小白,一隻手烤著魚。抬頭望著滿天繁星,圓圓的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

洗完的衣服在火堆的另一旁烤著,第一根木棒的兩條魚烤好。他先把烤好的一條魚遞給了小白,另一條魚放在自己手裡吃著,繼續烤魚。小白看了看蕭楚天遞給自己的烤魚,讓後低頭慢條斯理的吃著魚,然後又抬頭看了看蕭楚天之後在吃烤魚。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一人一貓吃飽。自己吃了五條魚,小白吃了兩條。蕭楚天一隻手抱著小白,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腦後,隨意的躺在草地上望著滿天的繁星,聽著四周昆蟲的叫聲慢慢入睡。小白被他抱在懷裡,縮了縮身體,趴在蕭楚天的懷裡也閉起了雙眼,慢慢睡去,就這樣一人一貓在野外沉睡過去,紛紛進入了夢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