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七章 全麵降臨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烈日炎炎之下,一個身穿黑色勁身服的少年正在做著俯臥撐,一邊做著一邊數著。

“九百九十七。”

“九百九十八。”

“九百九十九。”

“一千。”

少年的聲音雄厚有力,充滿磁性。

隨著“一千”話語一落,這位身穿黑色勁身服的少年站起身,輕輕的晃動著手臂,熱了一下身。

“小凡啊,快回屋子裡歇一歇,喝口水。”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一間簡陋的茅草屋中傳來出來。

聽著聲音,少年摸了摸頭頂流下來的汗,“嘿嘿”一笑道:“來了,師父。”

少年不光臉上流著汗,就連他的身體上穿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漬浸濕。

少年擁有一頭黑色短發,頭發已經全都濕透,好像洗了頭,一雙漆黑的雙眼充滿堅毅和不屈。

少年劍眉星目,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刀削神刻一般的臉龐,讓這個少年看上去,英俊無比。

再加上他一米八幾的身高,配上他常年鍛煉出那發達的肌肉,挺拔的身姿,讓少年看上去,很是不凡。

想必,迷戀他的少女,一定很多。

少年跑進屋子,一下做到椅子上,拿起碗便開始大口大口的喝水。

坐在另一旁的白發老人,一臉慈祥的看著眼前大口大口喝水的少年。

慈祥而又和藹的笑道:“小凡啊,喝完水,便去後院的藥桶裡泡著吧。即便沒有靈根,不能修煉。可是憑借你這十二年來不斷的努力鍛煉,也能打敗彆的宗門裡,那些所謂的外門弟子了。你,就是一個奇跡,要相信自己,即便沒有靈根,為師也相信你也會成為一代強者。咱們鍛體宗的功法就很適合你修煉,等你打好根基,就可以修煉我們鍛體宗的百煉體了。”

聽著老人的話,少年喝完水“嘿嘿”一笑:“知道了師父,你放心,小凡馬上就可以打好自己的基礎了。”

“嘿嘿,謝謝師父,我去泡藥去了。”

老人望著少年離去的背影,雙眼之中透漏著無奈,輕輕的歎息了一聲。

自從他撿到他,便知道少年身無靈根。原本這樣的孩子,他可以放入人間,讓他和普通人一樣,平凡的活著。

可是這個嬰兒,用他那雙清澈無比的雙眼笑著看著自己,伸出他那雙小手,抓著他,另他的心動容了。

他也不知為何,那一刻,無兒無女的他,竟然把這個小家夥收養了起來。

風清逸,是他的名字。今年一百五十六歲,大乘期修真者。在這乾元大路上,充滿神魔鬼怪。一百多歲,便修煉到大乘期,在人族之中,已經屬於天才。

而沒有靈根的人,隻能淪落為凡人。雖說凡人在凡間受修仙之人的庇護,可這群人,在修仙之人眼中,皆為螻蟻。誰?又會真正的為螻蟻拚命,在乎螻蟻的生命呢?你,會在乎螻蟻的想法嗎?

還好,他出生在鍛體宗,沒有讓他體驗到那種人族的勾心鬥角和欺壓。

最起碼,誰敢欺負鍛體宗這個到現在都無法修煉的少年,那他們絕對會體驗到,鍛體宗的可怕。

……

“呼~舒服!”少年泡在藥桶之中,望著天上的朵朵白雲。

“藥桶之中的靈氣我根本吸收不了,隻能改變身體的強度。不過,這樣也不錯了,起碼,現在我能勉強打敗練氣後期的人。”少年低頭望著自己那一身鍛煉的如金剛一般都肌肉,揮動了一下的自己手臂。

……

“師父,師父,清靈她們是不是又快來了?”少年帶著陽光般的笑容跑到了老人麵前。

“是啊!小家夥,怎麼?想清靈那個小女娃了?”老人慈祥的笑著,望著眼前陽光帥氣的少年,和藹的說道。

“嗯!每次,她們百花門來的人中,就她對我最好了!”少年看著看著眼前的老人,羞澀一笑,略微尷尬的用手摸了摸頭,隨後想到了什麼,開始傻笑。

老人看著眼前這個傻徒弟,一看就是墜入了情網。自古以來,情之一字,最為難破。

“哦?真是這樣嗎?我可記得百花門那群小丫頭待你都很好呢?也不知道為啥,人家一個個水靈靈的小妮子都往你身上黏,特彆喜歡粘著你。雖說你小子有老夫當年的風範,可是這個世界,終究是實力為尊,樣貌,並不吸引人。“

老人說道這裡,看著眼前的楚凡,心裡暗自歎息一聲:“對了,傻小子,要不我直接讓清靈在咱們這裡住下吧,好給你當媳婦?我也很喜歡那丫頭,人很好。溫溫和和的,是一個當妻子的好人選。而且,我觀察,那小丫頭,對你也有意思哦!”老人說完,右手摸著他那花白的胡須,笑嗬嗬的望著楚凡。

楚凡聽到老人的話,羞澀一笑:“哪有?師父,徒兒現在還沒有想那麼多!”

“再說,再說徒兒現在,還沒有保護靈兒的實力。不過,終有一天,徒兒相信,我會以自己的實力,保護好靈兒的。”楚凡說道這裡,雙滿充滿堅定。

“我先去修煉去了,師父。”

望著楚凡離去修煉的背影,他心裡暗自歎息一聲:傻孩子,你有強者的毅力。可是,凡兒。沒有靈根的你,怎知修煉這一途。哪怕是前期,對你來說,是登天之難啊。

“嗨!小師弟,早啊,又去斷崖!”

一位外貌長的有點彪悍的光頭大漢看到少年“哈哈”大笑,用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打著招呼。

“是啊,舞師兄,作為你武隆的小師弟,到時候下山,可不能給咱們鍛體宗丟臉不是?”楚凡“嘿嘿”一笑,快速向一座山頂跑去。

武隆望著楚凡離去的背影,雙眼之中充滿無奈。老天太過於不公平,為什麼這麼努力,這麼好的小師弟,就偏偏沒有靈根呢?

楚凡一路來到斷崖,他開始不斷的出拳,踢腿,拐肘,頂膝。一遍又一遍,不知打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腿。

他站在斷崖,山頂的斷崖立著一塊斷碑,站在斷碑旁,俯覽群山。

此時的楚凡,已經年紀十八。這個年齡的同齡人,早已經為他們自身的築基而努力著。而他,練練氣都無法進入,身無靈根的他,並沒有放棄修行。

哪怕,不能修行築基,他也要在這片大陸闖出他的名號,哪怕,他現在,身無靈根。

身無靈根是少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